文學樓 散文詩詞 起源心世界 第三十六章 煉金陣的首次亮相

第三十六章 煉金陣的首次亮相

小說:起源心世界| 作者:未琉ex| 類別:散文詩詞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cmwzep.tw,方便下次閱讀小說《起源心世界》最新章節...
    這個世界的情況與母星截然不同,電磁動能武器并不是沒有生存空間。

    首先,在能源方面,有著超高密度晶體能源的支持,基本可以過關。

    在昨天白天的瘋狂實驗中,林離為了采集足夠多的數據,幾乎將自家的地毯地板破壞殆盡。但拜此所賜,他也不是全無收獲。

    在電磁武器所需的能量密度方面,可以說完全不用擔心。

    其次,像線圈的冷卻和軌道的壽命限制此類問題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以之前林離所看的戰損比,別說損失一根炮管或者一座炮塔,哪怕前線戰艦能跟帝國一換一,聯盟都不會像現在這樣這么窘迫。

    至于最后的炮彈精確制導、計算每個線圈對炮彈的精確加速排列方式就更別提了。

    有老年機在,以它的計算力完全可以做到,相比之下或許這個問題才是最無關緊要的。

    “你們所見的那尊炮,就是電力學的產物。”林離非常嚴肅,這是原則問題,是人類的就是人類的,絕不允許模糊處理歸入到神明力量中去。

    “這些知識是神明大人交給我的,但是真正發現電力學并完善的確實另一個世界的人類!它出自人類,也將歸于人類!”

    木屋里一片寂靜,四人臉色不一。

    亞度是似懂非懂,普利特和米琳達都是陷入深思,蘭德沃斯則是肉眼可見的激動。

    “治安官大人,請允許我向您問好!”

    米琳達聽著蘭德沃斯激動的聲音,撇了撇嘴:蘭德沃斯,你人設崩塌了啊,之前還一副陰冷準備找麻煩的樣子,結果……

    蘭德沃斯也發現半人馬姑娘異樣的眼神,不好意思地笑笑,畢竟他是一個技師,還有什么是比新技術更能讓他興奮的呢?

    “蘭德沃斯,你是船檢所的船匠對吧?”

    “是的,治安官大人,我曾擔任聯盟船檢所技師長,負責群星炮的制作及維修。”

    蘭德沃斯就像一名真正的士兵,在林離點到他的名字之后,立刻站起來大聲回答道。

    “那么,你愿意跟我學習者人類智慧的結晶嗎?”林離故意吊一吊這個年輕人的胃口。

    “是的,我愿意。”蘭德沃斯臉上喜色浮現,哪里還看得見當初在公正榮耀上的那副陰沉模樣。

    “你應該還帶了不少同僚來到比迪福德吧,他們也可以一起旁聽。”林離也想把母星的電力學知識在這個世界普及開來。

    拯救世界,這么龐大的任務不是一個人的努力就可以做到的。單槍匹馬就可以消除世界危機,或許真的有人能夠完成這樣史詩般的冒險,但力量知道,那個人絕對不是自己。

    雖然前世記憶還看不清楚,但從那些生活中接觸到的知識和常識來看,他覺得直到穿越前自己過得應該不算如意。

    林離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既然自己一個人的力量不夠,那就拉上一大票人一起干。

    普利特大哥看見蘭德沃斯直接就往外面跑,急忙攔住他,“等等,我跟你一起去,我可以讓工人給你們建造一座看臺。”

    “嗯!”蘭德沃斯點點頭,拽住普利特的衣領就往外面拖。

    看見普利特大哥的慘狀,林離不禁感嘆道:“科研狂魔啊這是……”

    半人馬姑娘走到他身邊,慢慢說道:“蘭德沃斯是我從聯盟船檢所拐過來的。”

    這也能拐?還是從聯盟最重要的船檢所里面“林離有點疑惑

    米琳達仿佛知道林離心里在想什么,”我給你弄了一個阿塔雅治安官,再派人吹個耳邊風,跟他說你是神明選民。”

    “然后他就以為我是個神棍,然后帶著他的小組脫離船檢所了?”

    “差不多吧,只是動用一點家族關系而已,沒什么大不了的。”

    看起來米琳達并不在意從船檢所挖墻腳的影響,也不怕破壞了家族信條帶來的后果。

    “聯盟已經危及到這個地步了?就連公正家族立足的信條都可以拋在一邊了?包括吉布森的防區調換……”林離湊到金發少女的耳邊悄悄問道。

    “你以為呢?你的神應該也告訴你事情了吧。要不是已經到極限了,我們怎么會相信一個突然跳出來而且勢力不清不楚的人?”米琳達白了林離一眼,一轉頭甩他一臉馬尾:“放在以前,你這樣身份未知的家伙早就丟進監獄好好拷打半年再說!”

    米琳達你哪來的洗發水?怎么馬尾還挺香的?真不愧是公正家族的大小姐。

    然后林離看看自己身上,發現挺干凈的,也沒什么異味。想想好像是每天的所長大人牌學習電擊,提神醒腦的同時,還可以去除身上的污漬,挺不錯的。

    “那我真是謝謝你們了!”

    “哼!知道就好。”看來這個大小姐沒有聽出來林離的反話,她還以為這是真在夸她呢。

    把桌上的兩件重要物品收起來,林離推開了木門,這下就連身邊的守衛都忍不住側過腦袋偷偷看他兩眼。

    林離發現自己一出來就變成了全場的焦點,他看向跟在他后面出來的半人馬少女,忍不住問道:“難道這些都是?”

    “沒錯,這里的所有人都是觀海的成員,而且你不會以為真的以為觀海是成立用來觀察你的吧?”米琳達也很干脆的承認了,甚至還大大咧咧地說出來,周圍的守衛聽見大小姐的聲音都不禁曖昧的笑出來。

    淦!

    當初在談判桌上的時候,一個個說的好聽的要死,一定要保密一定要保密,不能泄露。

    結果呢?

    到了老戈登這里,先是普利特大哥知道了,然后一夜之間所有格爾森斯人都知道了。

    你個米琳達也不簡單,先是把人家蘭德沃斯給騙上賊船,然后還帶一船的人過來看自己,整的跟去動物園看大熊貓似的。

    老戈登走過來,拍拍林離的肩膀,“干的不錯,我沒看錯你。”

    兩個泄露自己身份的罪魁禍首已經出現了,林離青筋一起,雖然觀海組織的壯大對他來說也有好處,但是為什么自己心里就是這么不平靜呢!

    就在林離努力克制自己的時候,普利特大哥帶著蘭德沃斯走回來:“看臺還有一會兒才能修好,我們等一下就行。”

    林離想想,正好,用這段時間演示一下能量轉化的損耗給這些船檢所的科研苗子看看。

    然后他就對蘭德沃斯說道:“我先給你們演示一下煉金陣能量損耗的實例。”

    “好的!你們過來!”蘭德沃斯手一招,遠處那群偷眼瞄著這邊的家伙全都跑過來圍成一圈。

    林離發現這些人都普遍穿著工人服裝,身上或多或少都沾染著污漬,背部微微佝僂,脖子往前探出。

    這都是一群科研好苗子啊!看看這黑眼圈,看看這稀缺的發量,絕對是經常熬夜的家伙,這些都是人才吶!

    “我已經跟他們解釋過群星引擎能量轉換的知識了。”蘭德沃斯撓撓頭,有點不好意思。

    畢竟他在林離這里得到知識之后,剛走出木屋酒杯這些同一個小組的同僚當場圍起來。而普利特大哥一看,這些家伙不顧周圍的守衛就直接用手指在地上比劃起來,就知道自己是叫不醒這些已經進入到學術討論狀態的狂人了,就擠出人群獨自安排看臺的建造。

    林離做了個跟上的手勢,一大票人開始移動,那群守衛也衷實圍繞出一個包圍圈將他們保護起來。

    一行人來到軌道旁邊,林離挑出兩列礦車,“這兩列礦車都是標準的十五輛,標準量也都是零點五,我們來比對一下能量損耗的真實情況。”

    然后林離就安排一個守衛走出挺遠,才轉頭對亞度說道:“亞度,你上這輛礦車,開到那個守衛的位置,讓我們看看你的最快速度是多少。”

    “沒問題。”

    亞度之前有過和林離飆車的經驗,他知道林離想干什么了。然后就在原地熱身,直到微微流汗讓自己的身體迅速進入到亢奮的狀態,這是他的情緒波動也比之前強烈很多。

    坐上礦車,捆好繩兜,亞度兩只手僅僅扣住黑匣,等待林離的指令。

    “開始!”

    礦車瞬間啟動,亞度雙目直視前方,情緒調動到最大,如果在場的人有一臺心靈翻譯芯片的話,就會發現亞度的心聲里只有一個字,快。

    看到一道快速遠去的光芒,人群中都發出一陣驚嘆,亞度確實不愧是覺醒者,雖然能力略為雞肋,但既然能夠感知到自己心的力量,一定程度上也強化了他的心靈和情緒。

    等到亞度下車回來,林離讓他坐上另一列,從懷里掏出那塊鋼板,對那些船匠技師說道:“這是煉金陣,也是你們未來所要接觸到最多的東西。”

    “延時設置,五秒!出力調整,二分之一!能量轉換,動能!激發持續時間,五秒!開始!”

    相比于之前的命令,這一次林離添加了一個時間參數,畢竟這一次不是自己控制,所以增加一個持續時間的存在是非常必要的。

    五秒一到,礦車瞬間啟動,亞度化為一道暗淡的流星,在視網膜中劃出一道軌跡,消失在遠方。

    “我調動的是零點五標準量群星引擎的二分之一最大出力,也可以計算為是零點二五標準量的最大出力。所以你們現在知道有多少的能量被浪費了吧。”

    林離很滿意這一次的實驗效果,卻覺得自己身后的人群實在是過于安靜。他扭頭一看,發現所有人的都半張著嘴,就算是米琳達和普利特這幾個已經被普及過能量損耗的大佬也止不住自己的驚訝。

    不同的人,想法也各不相同。

    在半人馬姑娘那淺薄的想法是,如果這煉金陣能夠實現到公正榮耀號上,那豈不是直接就是領先當前至少七個世代的超級戰艦了嗎?

    其他人的想法其實也和米琳達的想法大同小異,但實際上是不能這么生搬硬算的。

    因為軟件和硬件的適配問題,如果一艘領先七個時代的戰艦出力真的作用到當前世代的戰艦上,恐怕還沒看見敵人之前,自己就會先解體了。

    不過米琳達也只是腦洞一下就想到了這一點,但這還是阻止不了他們對于林離和他的煉金陣表示驚訝。在沒有看見這真正的實驗之前,任何人都不會相信這塊小小的鋼板,竟能發揮出如此龐大的作用。

    蘭德沃斯在驚訝之后,就是狂熱。

    作為一名最正統不過的技師,這樣跨時代的技術在他的眼里就像一位半遮半掩的絕世美人,任君采摘。

    “我一定要學會它!”他自問,難道還有什么能比這更令人興奮的嗎?沒有!這個世界都沒有!

    本來作為阿塔雅的一員,蘭德沃斯在聽到空懸多年的治安官職位終于迎來一位合適的人選之時,還有點開心。但隨后就有人偷偷告訴他,林離是一位神明的選民。

    這對一位探尋和學習規律的船匠技師來說,就是致命一擊。

    憤怒至極的他立刻脫離了聯盟船檢所,而在他手下工作的技師們也跟著他一起離開了那里,順路登上公正家族開往比迪福德的船隊,然后被接到公正榮耀號上。

    如果是清醒時的他,自然能夠判斷出,這是米琳達這家伙特意給他下的套,但是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上了她的賊船,斷了后路。

    不過到了這里,看見出自林離之手的“電力學”和更為神秘的“科學”之后,蘭德沃斯就只剩下了一個想法,那就是在這位治安官大人手下學習這些迷人的小寶貝。

    至于找林離算賬?得了吧,他還沒找米琳達算賬呢。

    林離當然不知道蘭德沃斯在心里給自己加了這么多戲,但是他有點疑惑怎么亞度還沒回來。于是龐大的人群開始移動,去尋找那個敢于坐在“礦車炮彈”上的勇士。

    一直走了很遠,才林離找到亞度,不過他發現這個家伙整個人癱在礦車上,好像已經昏了過去。

    “亞度!你怎么了!”林離立刻對他展開急救,啪啪兩個大耳刮子抽下去,他才悠悠轉醒。

    然后亞度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離,這個爽啊!”

    林離:“……”(www.cmwzep.tw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新快3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