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散文詩詞 快穿之助你成人 第二百三十八章 如何科學的修真

第二百三十八章 如何科學的修真

小說:快穿之助你成人| 作者:大海碗| 類別:散文詩詞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cmwzep.tw,方便下次閱讀小說《快穿之助你成人》最新章節...
    沈鈺覺得自己真的是罪大惡極了。她也覺得自己是在是太遲鈍了,居然連這樣的事情都沒有發現。

    其實這次的隊長應該是由水青青來當才對的!

    不只是這一次的事情,還有之前的那些。要是沒有她沈鈺在,水青青應該就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現在肯定也是五宗大賽的隊長。

    而且根據沈鈺以往看的,她覺得這一次的五宗大賽肯定會發生一些什么情況,然后水青青作為隊長力挽狂瀾。這才是主角的標配啊。但是沈鈺覺得自己沒有這個能力啊!

    難怪之前沈樓說感覺到水青青的氣運好像暗淡了一些,原來那個搞怪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她啊!

    沈鈺將自己的猜測說給了沈樓聽,沈樓一驚,覺得有些道理。他現在在沈鈺的識海里,所以無法看到宋玉的身體的氣運,但是這件事實在是重要,所以沈鈺偷偷摸摸的將門窗都緊閉了起來,然后還布下了好幾層的結界,這才讓沈樓出來。

    沈樓一出來就發現了不對勁,沈鈺,不,是宋玉的身體上多了一層不屬于她的氣運。不過,說是不屬于她是因為那氣運在她的周身盤旋,但是卻沒有融合進去。但是,又不能說不是她的。因為那層氣運又好像隱隱的為她所用。

    沈樓一時半會兒也不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了。

    不過,“我看我們還是早點回去比較好,這樣換成了宋玉也能慢慢的將氣運歸還給水青青,否則,我總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沈鈺點點頭,“好吧。那就爭取早點修到元嬰吧。”

    不過這件事暫時也就這樣了。他們一時半會兒也沒辦法將氣運還回去。畢竟氣運又不是靈石,說還就能還的。現在還是先專注于即將到來的五宗大賽吧。

    說實在的,沈鈺并不是沒有組織的能力,但是在她的心里,這一次的隊長應該是水青青的,所以她總有一種自己偷走了別人的東西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她在面對水青青還有其他人的時候不自覺的尷尬了起來,同時還有些氣短。雖然他人看不出來,但是沈鈺自己知道啊。

    想了想,沈鈺還是找來了水青青。

    “青青啊,這一次宗主讓我做隊長,我覺得自己可能不能兼顧整個方面啊,不如你來做副隊長好了,我們一起討論討論,看看還有哪里需要完善怎么樣?”

    沈鈺為了將水青青拉上正軌也是費勁了腦汁,直接就讓水青青當了副隊長,說是副隊長,實際上已經是將自己的權柄分出了一半給她了。這樣做雖然不能彌補水青青作為隊長的事情,但是也算是彌補了一半,應該還可以,吧?

    水青青有些懵,但是看到沈鈺的眼神她還是點頭了。于是,兩個人就坐在房間里開始討論了起來。

    五天之后,所有參加五宗大賽的人要準備去云霞宗了。

    五宗大賽是在五個宗門輪流舉辦,這一次是輪到在云霞宗舉辦了。云霞宗和流光宗的位置相距不是特別遠,但是也不近。大飛船一日千里的速度也飛行了三天才到。不過對于其他的幾個宗門來說已經是很近了。

    云霞宗的宗門是坐落在一片平原之上,放眼望去,成群成群的建筑林立在那里,卻又不凌亂,而是透著一種美感。中間的部分是一座座的宮殿,外面則是一圈一圈的房屋,已經形成了一座城池。

    流光宗的飛船到云霞宗的附近的時候就已經有人知道了,隨后就有人上前引領著飛船在另一邊空曠的地方停下。飛船是不能直接進入云霞宗的,所以眾人只好自己御劍從城門口進去。

    沈鈺和水青青作為金丹期的小嘍,自然是不能和宗主還有那些元嬰期的人站在一起。他們站在隊伍靠后的位置,身邊一起的是當時在萬象殿里的那些人。沈鈺邊走邊看周圍的場景,覺得倒是有些意思。

    云霞宗和其他的宗門倒是有些不太一樣啊。街面上很熱鬧,來來往往的穿著云霞宗的制服的人特別的多。個個衣袂飄飄,臉上帶著笑意,看起來生活的很開心的樣子。

    沈鈺和水青青看著街道兩旁的店鋪,發現大多數都是賣衣服首飾還有胭脂水粉的店鋪。看到這樣的店鋪,沈鈺和水青青都兩眼放光。不只是她們兩個,其他的女孩子也很有興趣的樣子。只是現在大家要趕去中心的云霞宗的位置,只能戀戀不舍的多看幾下。

    沈鈺湊到水青青耳邊輕聲的說:“等我們安頓好了再出來逛一逛吧?”

    水青青點頭。一幫人跟上前面的人的腳步。

    流光宗的人被安排在云霞宗東邊的一座宮殿里面,除了宗主和幾個長老先選擇房間,其他的房間則是各人自由選擇。沈鈺看了一下,那些房間都是兩個人一間的,正好她就和水青青一起住了。至于剩下的人,沈鈺作為隊長,還是在一旁看著的。果然不出所料的發生了爭執。

    好在在沈鈺的調節之下都選好了房間,也算皆大歡喜。

    選好了房間之后沈鈺和水青青就去詢問其他人要不要出去逛一逛,除了墨煙之外,只有蕭無涯和明苒同意了。于是一行五人就這樣出去了。

    在路上的時候,水青青突然從靈獸環里將星羅抱了出來。現在的星羅看上去出了可愛一點之外也沒有其他的不妥之處。在玉華峰的時候她就經常放星羅出來,讓他自己在清虛院里逛一逛。現在難得出來逛個街了,也抱著星羅看看外面的情況吧。

    星羅很乖巧的將頭放在水青青的臂彎上,睜著一雙大眼睛好奇的看著周圍的一切。街上的人熙熙攘攘,每個人的說話聲,每個攤位上擺放的東西都讓星羅好奇不已。

    蕭無涯和明苒倒是沒想到水青青竟然還養了一只小妖獸,不過他們并沒有對水青青這樣的行為說什么。

    沈鈺倒是有些好奇蕭無涯為什么會跟過來。墨煙跟過來是因為他和水青青的關系,但是蕭無涯跟著她們這群女生鉆進各種衣服首飾的店里讓人覺得有些奇怪。

    她的眼珠在明苒的身上轉了一圈,忽然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什么。

    不過印證他們之間的關系的事情還是等到之后再說吧,現在還是先看看要買哪一件衣服吧。

    云霞宗不愧是女子最多的宗門,店鋪里面的衣服相當的精美,不管是哪一件都有其獨特的特色,穿在身上都特別的好看,讓人實在是難以抉擇。

    沈鈺和水青青左看看右看看,終于忍痛選擇了其中一件買了下來。明苒倒是更加大方,直接將她試過的覺得還不錯的那幾件都包了下來。

    沈鈺突然扼腕,覺得自己錯過了一個看好戲的好機會。剛才在換衣服的時候就應該注意一下蕭無涯看向明苒的眼神才對,說不定還能看出什么貓膩來。

    現在,她們就趕往了下一家店。這一家店是售賣首飾的。沈鈺幾人在看到之后又是滿眼的喜歡。不得不說,這些首飾都太太太好看了!每一件感覺都是精品當中的精品啊。一時間,三個人都陷入了選擇困難癥,不知道該看哪一個才好了。

    最后還是墨煙打斷了她們的猶豫。“青青,你試一試這個。”

    墨煙遞給水青青的是一根簪子。簪子上面是一朵栩栩如生的牡丹花,但是更為逼真的是,在牡丹花的花蕊上面停著一只振翅的蝴蝶。蝴蝶的翅膀透明,薄的可以看到上面細小的紋路,可以說是巧奪天工。

    水青青一看到這只簪子就非常的喜愛。聽到墨煙的話之后連忙低頭,有些嬌羞的說:“你幫我插上去。”

    墨煙有些茫然,不知道該怎么做。好在他看到水青青的頭發上還插著另外一根簪子,當下就學著那根簪子的樣子,小心的橫插進去。然后慢慢的松開了手。

    “怎么樣?好看嗎?”水青青朝向沈鈺和明苒,詢問她們的意見。

    沈鈺自然是點頭的,明苒也覺得不錯,于是墨煙就直接支付了靈石將這根簪子買了下來。

    水青青已經有看好的了,沈鈺和明苒干脆也湊到柜臺前自己看。這家店很大,三個人干脆也就分開一點一點慢慢看了。

    沈鈺原本還在仔細的挑著收拾,但是突然卻從玻璃的反光上面看到了蕭無涯的身影。蕭無涯靠在門邊,嘴角噙著笑,一雙眼睛只定定的看著那個紅衣如火的女子,眼眸里透出了無盡的溫柔。

    沈鈺原本還覺得是腦洞大開,但是現在看到蕭無涯的神情立馬就覺得自己的腦洞得到了證實。

    不過蕭無涯的感官也很敏銳,沈鈺不過是剛剛看了他咿呀 ,蕭無涯立馬就收回了視線,然后順著沈鈺的視線看向了她。

    他的眼神銳利,但是沈鈺卻不害怕,反而順著他的視線露出了一個笑容。

    別誤會,沈鈺這并不是挑釁的笑容,而是露出一個和善的笑容。隨后她就轉頭繼續看首飾了,以自己的行動告訴蕭無涯,自己什么也不會說的。

    蕭無涯看著沈鈺,瞇了瞇眼,嘴角的笑變得危險起來,心里對她提高了一些警惕。

    之后水青青還買了一塊布準備回去的時候給星羅也做一些小衣服。在酒樓里吃過一頓之后,沈鈺幾人就回去了。

    回去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了,街道兩旁已經亮起了五顏六色的燈光。不知道什么時候,水青青已經把星羅收回了自己的儲物袋,然后落到了后面和墨煙手牽手了。

    沈鈺微微回頭看到就看到這虐狗的一幕,當下十分的憤怒。哼,就知道秀恩愛,我不和你們玩了!

    等到沈鈺往前走了好幾步和他們兩個拉開了距離的時候,忽然發現蕭無涯和明苒也不見了。不過想想他們兩個的實力,應該不會受傷的,估計也是找個地方去卿卿我我了。

    走在大街上,沈鈺的心里突然覺得有些孤單了。怎么每個人都有對象,只有她是單身狗啊!

    在云霞宗的第二天,萬劍宗的人來了。

    沈鈺不理會那個和墨煙在一起的水青青,直接自己出去打探消息了。也不知道羅芙到底來沒來?

    幸好,羅芙也在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沈鈺她們,問了云霞宗的人,也向著這邊走了過來。然后兩個人就在半路上遇見了。

    沈鈺本來是想給羅芙一個驚喜的,但是沒想到羅芙竟然也反過來給了她一個驚喜。

    兩個人擁抱了一會兒之后找了一個花園坐下來聊天了。

    羅芙的修為也已經到了金丹期了,只是還在金丹前期。不過沈鈺看羅芙身上隱隱有凌厲的氣勢,想來劍意已經凝聚成功了吧?

    羅芙點頭,“沒錯。我已經明了了我的道,所以在突破金丹期之后我的劍意就凝聚成功了。這一次的五宗大賽我也勉強的擠了進去,到時候我們遇到了,就看看誰更厲害吧。”

    看到羅芙自信滿滿的樣子,沈鈺哼哼了兩聲,打擊她說:“你可不要太自信。要知道,我和水青青的實力也是在不斷的上升的。到時候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

    說到水青青,羅芙好奇的問:“青青呢?她怎么沒和你一起來?”

    講到這個沈鈺的臉上就浮現出幽怨的神色,“哼,你別說她了。她現在和莫言在一起,天天黏黏糊糊的,看得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知道天劍宗來了之后我就立馬出來找你了。現在也只有你知道我的苦了。”

    羅芙有些同情的拍了拍沈鈺的肩膀,只能這樣安慰她,“節哀!”

    沈鈺很快就打起了精神,“算了,不說這個了,你在天劍宗感覺怎么樣?”

    “嗯,我感覺天劍宗還是很厲害的,里面有好多的已經生成了劍意的人。和他們過招之后我是受益匪淺啊。不過,天劍宗有些人好像和你們流光宗有些不對付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羅芙相當的八卦的問道。

    沈鈺思索了一下,想到了什么,沒有立刻的回答,而是問羅芙:“你沒有問為什么嗎?”

    羅芙搖頭,“我只是無意間聽說有幾人在言語間對流光宗很不滿的樣子。而且我和那幾個人不和,怎么好意思上前詢問。怎么,你知道是為什么?”

    沈鈺點頭,“你知道我們流光宗的演武堂吧?現在演武堂的第一名就是那個天生劍體的宮千秋。應該就是因為他,天劍宗和流光宗的關系才不好的。”

    羅芙臉上露出詫異的神色,“為什么?難道是因為天生劍體沒有拜入天劍宗的原因?”

    沈鈺咳嗽了一聲,說:“有一方面這個原因吧。據說當年五大宗招生的時候,天劍宗一眼就看中了宮千秋,當時就想收他為徒。被宮千秋拒絕了。不過那個時候宮千秋并沒有說自己要拜入流光宗。不過等到后面他測出天生劍體之后,天劍宗的人又找他談話了,希望他能加入天劍宗,甚至開出了相當了得的條件。但是宮千秋拒絕了!不僅如此,他直接轉過身就投向了流光宗。從那以后,天劍宗的那個負責招生的長老看見我們流光宗的人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羅芙:“那個宮千秋這么牛啊,直接拒絕天劍宗。為什么啊?天生劍體明明是在天劍宗才能發揮出更好的力量啊?”

    沈鈺搖頭,“為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我在論壇上有看到這樣一個說法,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據說宮千秋的父親是天劍宗的弟子,但是他的母親只是一個修為較低的普通修士。后來她的父親因為而被天劍宗的某個高層的女弟子看中了,直接拋棄妻子。沒多久他娘也因為生病死掉了。所以宮千秋就決定自己永遠不會去天劍宗。但是誰知道他在招生測試的時候測出了天生劍體。為了不浪費這天生的好體質,又不想拜入天劍宗,所以宮千秋就選擇了我們流光宗。”

    說完之后沈鈺還補充了一句,“不過這個只是我從論壇上面看到的,是真是假我是不知道的。就當做聽個故事好了。”

    羅芙還有些怔愣,隨后反應過來,唏噓道:“原來他的身世這么悲慘啊,這樣的話不加入天劍宗也是正常的。我要是他,我也不會進天劍宗的。”

    沈鈺黑線,她最后的話是不是白說了?

    “你也沒必要覺得他凄慘啊,要知道宮千秋可是我們流光宗的金丹第一人啊。就算是我和水青青也是沒辦法戰勝他的。真不知道他的修為到底到了什么地步?”

    聽到沈鈺的話,羅芙也有些興奮的說:“是啊,不知道她是什么修為。我好想和他切磋一下哦!”

    沈鈺挑眉,“那等到我們進入小秘境的時候我們要是遇到了,我就幫你制造機會和宮千秋打一場如何?你可不要打完以后大受打擊啊?”

    羅芙不服氣的說:“這你就小看我了吧。我在我師父手底下連三招都過不了,我師父還把修為壓制道和我一樣的境界了呢,這樣我都沒喪氣。我可不相信那個宮千秋能夠在三招之內打贏我!再說了,劍修就是要不斷的戰斗才能進步啊!”

    羅芙和沈鈺清脆的聲音傳入了假山后面的那個人影的耳朵里。他冰冷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抹淺淡的笑意。像是冬雪初融。驚艷的很。這人,正是宮千秋!(www.cmwzep.tw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新快3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