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散文詩詞 快穿之助你成人 第二百二十八章 如何科學的修真

第二百二十八章 如何科學的修真

小說:快穿之助你成人| 作者:大海碗| 類別:散文詩詞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cmwzep.tw,方便下次閱讀小說《快穿之助你成人》最新章節...
    在四根石柱消失之后沒多久,原本可以待三個月的四極秘境竟然就這樣的把他們扔出來了。

    被秘境排斥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很驚訝,但是下一秒他們就調整好姿勢安全的落地了。外面等待著的人都很驚訝,三個月的時間不是還沒有到嗎?

    所有的人都向著自己熟悉的地方走去,沈鈺他們也趕緊跑到四十八州所在位置。隨后他們就看到了玉姝真人。

    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慢慢悠悠的走過來,姿態極其悠閑,但是也是真的好看。

    玉姝真人慢悠悠的走到沈鈺他們面前,眼睛在他們身上掃視了一下,著重的看了一眼水青青戴在手上的儲物戒指,神情很有深意。不過她也只是看了一眼,很快就移開了視線。

    水青青在玉姝真人看過來的時候緊張的心臟都怦怦跳了,不過在玉姝真人的視線劃過她的儲物戒指的時候突然淡定了。看來,玉姝真人也不知道她到底得到了什么。

    對水青青來說,那四滴的神獸精血還有星羅才是最重要的,是無價之寶!

    玉姝真人直接招呼四十八州的學子上飛船,飛船就一直停留在空中。而其他分校區的人也漸漸放出了屬于他們的飛船。一波又一波的人開始涌向他們所在的區域。

    沈鈺趴在飛船的欄桿上,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那有些狼狽的郭淮。果然,在他身邊的金丹期修士的保護下,他根本不會有事。

    郭淮沒有發覺沈鈺正在飛船上看著他。他只是恨恨不平的咒罵著,咒罵沈鈺,咒罵秘境,咒罵所有他看不順眼的人!而那幾個金丹期就一直沉默的站在他的身后,聽著他的喋喋不休。

    等到四極秘境的門口空了下來,天空中的諸多飛船才調轉身子,離去了。

    雖然面上看起來平靜的很,但是在飛船里面,所有人都在詢問為什么這一次四極秘境會提早關閉。

    不只是這樣,就連網上現在也展開了討論。只是目前為止只有一些人說話,更多的人都還在思考當中。不過就部分人流露出來的只言片語也足夠讓所有人激烈的討論起來了。

    玉姝真人他們當然也是被請過去詢問的了。他們雖然不是四十八州分校區的老師,但是目前在四十八分校區里面待著,那么詢問他們一些事情他們還是不好拒絕的。

    沈鈺五人就當做自己什么也不知道,混在學子當中,學子們憂愁他們也跟著憂愁,學子們憤慨他們也跟著憤慨。看起來還真的是天衣無縫呢。

    玉姝真人出來的時候就看到這一幕,不免有些好笑。要不是她知道他們進去了,還真的,要被蒙混過去了呢。

    不過玉姝真人也沒有要揭穿他們的意思,反正低調一些也好。

    接下去飛船就沒有再去三十二分校區了,而是直接轉道回四十八分校區。一路上所有人都無心修煉,不斷的和旁人,在網上討論著關于四極秘境里面發生的事情。

    過了這么些天了,該傳出去的消息也早就傳出去了。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回到學院之后,沈鈺和水青青還有羅芙開始準備結丹了。她們三個其實早就可以結丹了的,但是因為想要再長高一點所以一直忍著現在,已經差不多到時候了。

    不過羅芙有些不舍,因為結丹之后她就要隨著寂然真人去萬劍宗了。沈鈺和水青青也要和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回流光宗。這是早就最好的決定。

    沈鈺已經是第二次結丹了,所以一應流程都很清楚。她只是在閉關室里坐下,調整好之后直接就開始沖擊金丹了。她在筑基巔峰已經壓制了一年之久了。所以這一次的結丹相當的輕松。只是片刻,天上就飄起了烏黑的劫云。

    沈鈺從儲物袋里拿出靈符,在自己的周身布下陣法,迎接著天劫的到來。

    幾聲雷響之后,天色放晴。閉關室的門打開了。沈鈺成功的突破了。

    沈鈺剛出來就看到站在遠處的玉姝真人還有水青青,臉上露出一個笑容。先是走到玉姝真人的面前,行了一個禮。

    “師傅,幸不辱命。”

    玉姝真人很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擠出很扎實。看樣子你過不了多久又可以突破了。”

    沒錯,沈鈺這次突破金丹期之后直接就到了金丹前期的巔峰,只要在努力一把就可以突破到金丹中期。

    不過沈鈺并沒有著急,她還是更傾向于將自己的基礎先夯實。因為這次突破金丹之后竄的有點快了,靈力有些不穩。

    等到玉姝真人離開之后水青青才好奇的問沈鈺:“怎么樣?突破金丹難嗎?”

    沈鈺搖搖頭,“不難的。我們已經壓制了這么久了,早就到了可以突破的邊緣了。只要進去閉關一陣子,很快就能突破的。不過天劫倒是要小心一些。你是雷靈根對雷劫應該有一定的抵抗能力,那么最好讓雷劫多多淬煉一下身體,雖然有些疼,但是好處也是看得見的。”

    沈鈺是相當于把自己的經驗之談全部都說出來了,水青青聽的連連點頭,很是感激的樣子。

    “好,那我再過兩天就嘗試一下突破吧!”水青青下定了決心。

    果然,水青青的突破也是沒有熱和難度。沈鈺站在外面,就看到水青青進去之后沒多久天上就開始聚攏起烏云來了。這速度,比她還快啊!

    沈鈺的心里有些復雜。

    因為怕自己的東西被劈壞了,水青青把靈獸袋暫時放在沈鈺這里。星羅就藏在里面。本來說好的要靈獸環的,但是像她說的那種居然是要訂制的,而且還需要一段時間,無奈之下,水青青只好委屈星羅暫時現在靈獸袋里待一陣子了。

    不過水青青只要有機會就會把星羅放出來的。再加上星羅能夠掩藏住他自己生的不對勁,將翅膀龍角還有龜背紋什么的全部都收斂起來,這樣的星羅看起來就更像是一只無害的小妖獸了。所以沈鈺和羅芙才對水青青說的看他可愛就想買的話沒有半分的懷疑。

    雷劫劈下來了。水青青端坐在閉關室的正中央,天雷直直的朝著她的腦門劈下來,水青青一咬牙,毫不抵抗。

    不過還真的像沈鈺所說的那樣,雷靈根對于天雷的抵抗力是比較強的。水青青只感覺自己雖然渾身疼痛,但是卻也在能夠忍受的范圍之內。而且靈力再次從身體里面流動的時候,水青青敏銳的察覺到了經脈還有肌肉都被強化了一些。

    于是水青青強忍著疼痛用肉身連接三道天雷,之后才忍不住的開始抵抗了。

    水青青的金丹雷劫也成功的過去了。既然這樣,那差不多就可以準備離開青玉學府去流光宗了。

    只是,水青青想到自己的靈獸環,還是開口了。

    “師傅,能不能再多留幾天啊,我的靈獸環還沒做好呢。”

    這些年相處下來,水青青知道玉寧真人還是很好說話。所以略帶撒嬌的對著他說。

    玉寧真人當然是點頭同意了。徒兒的這個要求又不過分,有什么好不同意的。

    而在這等待的幾天里面,沈鈺和水青青都去和那些熟識的朋友們告別了。

    凰歌和花靈被她們排在最后。這些年她們和凰歌的關系其實還不錯的,只是凰歌一直想要努力追上她們,求勝的心理很強罷了。

    現在凰歌看到她們竟然金丹了,同樣還是那副不服氣的表情,“我一定會很快趕上你們的!”

    沈鈺笑了笑,“好啊,那我就在流光宗等你了。”

    “哼。”凰歌有些傲嬌,然后微昂著頭將一個盒子塞到了她的手里,“禮物!”

    花靈在一旁看到凰歌這樣別扭的標新,忍不住捂住嘴笑了起來。

    沈鈺有些驚喜,“哎呦,這是你送給我的嗎?我能看看里面是什么嗎?”

    被沈鈺用那種調侃的眼神看著,凰歌有些羞惱。她不禁推了推沈鈺的背,粗著嗓子說:“看什么看,回去再看!”

    說完看到旁邊水青青略顯“落寞”的眼神,糾結了一下,也拿出了一個差不多的盒子,別開頭遞給水青青,“這是你的。”

    水青青早就知道自己也有了,但是真的看到的時候還是很感動。她上前一步輕輕的摟住凰歌,在她的耳邊輕柔的說:“謝謝你!”

    花靈驚訝的看見,自家的那個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小姐竟然臉紅了!

    臉、紅、了!

    因為實在太驚訝了,所以花靈做出了一個讓凰歌覺得相當羞憤的動作。她揉了揉自己的雙眼以為自己看錯了!

    見凰歌整個人都燒起來了,怕她下一秒就要爆發的沈鈺和水青青兩個人對視一眼,識趣的立馬跑走了。只留下花靈一個人對付那個炸毛的凰歌。

    好友都拜訪過了,只剩下羅芙。但是她們和魯夫之間卻又有著相當大的默契,三個人都沒有覺得這是一場分別,她們只當做對方是出了遠門罷了。而且現在通訊器也能見面,是在沒必要搞得像生離死別一樣。

    終于等到水青青的靈獸環做好了,她豪爽的付了錢,然后就將星羅移到了靈獸環里面。

    “星羅,怎么樣,喜不喜歡這里?”水青青摸著星羅的背,柔聲的問。

    星羅蹭了蹭水青青的守備,一雙水汪汪的眼睛里顯示的滿意和喜歡。而從他的的內心也能感覺到,星羅的確是很喜歡這個定做的靈獸環。

    水青青松了一口氣,不枉她專門花了一大筆的靈石去找人定制。這個錢,值!

    “星羅要是有什么別的需要記得和我說,知道嗎?”

    再一次叮囑了星羅,水青青就放他在靈獸環里面肆意奔跑了。

    這個靈獸環里面的空間很大,但是卻不單調,而是被劃分為三個區域。一個是星羅睡覺的地方,一個是星羅玩耍的地方,還有就是他修煉的地方。

    可以說比市面上的所有靈獸環都要好。但就是這樣的一個定制的靈獸環,價錢卻連一塊上品靈石都不到啊。

    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來的時候都是開著自己的靈舟來的。現在回去流光宗當然也是坐靈舟回去。只是流光宗距離這里路程還是較遠的,是在十三州。所以他們可能要在靈舟上度過大約一年的時間。

    直到快要上船了玉姝真人才告訴沈鈺這個噩耗,當時沈鈺的表情就像被雷劈了一揚不敢相信。一年的時間都在船上,那他們吃什么喝什么呀?

    看到回事呢與奔潰的表情,玉姝真人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不再逗弄她了,直接說了。

    “你放心,路上遇到城市的時候我們也會下去看看的,不會一天到晚都在靈舟上面的。”

    這就好。沈鈺松了口氣,然后就發現了自家師尊剛才是在逗她。頓時鼓著臉有些不高興了。

    而玉姝真人看到她這樣卻是更加開心了。

    在靈舟上待了幾天之后突然沈鈺就被玉姝真人叫了過去。她有些奇怪,但是還是按照她的話來到了甲板上。此刻玉姝真人正站在甲板上,風吹的她衣衫烈烈作響,而玉姝真人背著手卻是完全的不在意。

    “你來了。”

    “是,我來了。”

    說完之后沈鈺就覺得她們之間的對話好像有哪里不對。

    玉姝真人還是沒有回頭,接著說:“在你筑基期額時候我并沒有教你很多的東西,也就是指點一下你的修行。不過你現在已經金丹了,我要把我悟出來的東西教給你,你愿意學嗎?”

    沈鈺顧不得思考什么不對,連連點頭,“愿意,當然愿意了。師傅,你要教我什么?”

    玉姝真人轉過頭來看著沈鈺,“你知道我也是水靈根的,但是你知道水靈根怎么樣修煉威力才最大?”

    沈鈺沉思了一下,說出自己的見解。“我覺得應該有多種方法。”

    “哦?”玉姝真人這下倒是有些興趣了,居然說有多種方法?“你說說看。”

    沈鈺咽了咽口水,斟酌著語句盡量將自己的觀點表達清楚。

    “一種是像我練習的劍訣一樣,借助自然之威。我的劍訣名字叫覆海劍訣,也就是說敵人在面對我的時候不僅要提防我的攻擊,還要注意我帶給他的天地傾覆一樣的壓力。這是一種。”

    玉姝真人點頭。沈鈺的覆海劍訣她是知道的,這的確是一門不可多得好劍訣,也是很適合水靈根的劍訣。

    “第二種就是走控制的路線。人的體內的水分占大多數,而天地萬物的組成也都離不開水,所以若是能夠控制周圍的水分甚至控制人體內的水分,那么絕對可以立于不敗之地。”

    沈鈺的這番見解倒是新奇,玉姝真人來了興趣,“你詳細的說一說。”

    沈鈺思忖了一下,從儲物袋里拿出了一片菜葉示范給玉姝真人看。

    “師傅你看,這菜葉看上去就是好像沒有任何的水一樣,但是實際上,我可以從里面將菜葉的水分抽出來。”說著,沈鈺就開始了操作。

    玉姝真人就看見沈鈺聚精會神的看著菜葉,而隨著她手上的動作,菜葉的表面也漸漸的出現了一些水珠。與之相反的是菜葉在不斷的干枯下去。等到沈鈺將里面的水分都抽出來,也就是拇指大小的一個水球,但是菜葉已經從原來的兩個巴掌大小變成了現在皺皺巴巴的只有半個巴掌那么大了。

    隨后沈鈺直接用手輕輕一捏,那干枯的菜葉就像是風化的石頭一樣,被捏成了碎末。

    “師傅你看,這就是我說的水的第二個方法了。”沈鈺有些興奮的說:“要是能把人體內的水分也抽出來,不需要抽出全部,只要抽出大部分,那么這個人就會直接死掉。而且若是等人死了以后再將水分灌回去,那么他是怎么死的都不會有人發現。多厲害呀。”

    “這個還不僅可以用來對付人,花草樹木,鳥獸蟲魚都是可以的,只要你的身上又水分,就逃脫不了!”

    沈鈺說的興起,忍不住話就多了起來。而一旁的玉姝真人越聽眼睛越亮。她覺得自己好像悟到了什么。

    突然,玉姝真人就閉上了眼睛,開始盤腿坐下打坐了。

    沈鈺一頭霧水,不知道自家美人師尊這是怎么了。

    不過看她的樣子,估計是領悟到了什么吧,沈鈺還是不打擾了。她躡手躡腳的走遠了一點,在距離玉姝真人不遠的地方拿了把凳子坐下,開始守著她了。

    說實話,剛才的那種方法沈鈺以前是嘗試過,但是可能是她悟性比較差,至今只是如門,只能在一些等級較低的植物上面嘗試一下。至于動物,那就只能稍稍的撼動一下。沈樓說這是她的修為太低了,還掌握不了這樣的力量。

    在沈鈺胡思亂想期間,玉姝真人身上的氣勢越來越盛,沈鈺越看越眼熟,忽然等到了眼睛。這,這是要突破!

    她連忙跑進船艙里面,瘋狂的砸起了玉寧真人的房門。

    “師叔,師叔!我師父要突破了!”

    玉寧真人猛地打開房門,隨后就感受到了天地靈氣都一股腦的朝著玉姝真人所在的位置而去。

    “這哪里是要突破了!這是已經在突破了呀!”(www.cmwzep.tw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新快3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