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散文詩詞 快穿之助你成人 第一百六十六章 廢柴逆襲中

第一百六十六章 廢柴逆襲中

小說:快穿之助你成人| 作者:大海碗| 類別:散文詩詞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cmwzep.tw,方便下次閱讀小說《快穿之助你成人》最新章節...
    沈鈺三人怎么都抓不到那個速度極快的傀儡人,等他開始在他們的四周游走的時候,原本被沈鈺的水霖術治療好的身體又出現了一個個的傷口。這次連沈鈺都有些顧之不及。傀儡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箭矢出現的角度也很刁鉆,沈鈺只能盡力的護著。但也有力有不怠的時候。

    “這樣下去不行,我們的力氣還有靈力一直在消耗,但是傀儡人卻感覺不到累。時間久了我們一定會輸的!”季言澤焦急的說。

    沈鈺甩了甩有些酸痛的手,皺著眉頭,“但是現在也沒辦法,我們根本追不上傀儡人。他卻能一直躲避著。除非讓他停下來或者讓他不能再這樣躲下去!”

    季言澤狠狠的一咬牙,“我等一下會把他凍住,你們有沒有什么辦法讓他不能跑出來或者不能再跑?”

    沈鈺:“要不我們直接用爆炸丹先將他的腿炸斷?”

    石柳言:“目前看來也只能這樣了。”

    季言澤:“行,那就這樣吧。到時候你們記得離遠一點。”

    于是沈鈺和石柳言手上都滿滿的握了一把的爆炸丹,只等季言澤的動作了。

    只見季言澤不斷的調動著自己體內的靈氣,手上瘋狂的掐著法訣,而沈鈺則在一旁幫他擋住所有的攻擊。

    突然,一股極其濃烈的寒意從季言澤的手上傳了出來。他蒼白著一張臉,將手上的寒氣球往傀儡人的方向一扔。“冰封千里!”

    一瞬間,以寒氣球為中心,一米為半徑的地方全部都被厚厚的寒霜所覆蓋。和季言澤之前發出來的冰封完全不同,這個冰封千里,將傀儡人整個都包在了里面,完全看不見身影。

    下一秒,沈鈺和石柳言就將爆炸丹一股腦的扔了過去,全部都瞄準了傀儡人的右腳。將爆炸的威力全部集中在膝蓋的位置。

    隨著源源不斷的爆炸聲想起,傀儡人的右腳也應聲而斷。

    “成功了。”三個人面露喜色。

    季言澤因為消耗靈力過量在扔出寒氣球的時候就已經服用了回靈丹了。作為天水城季家的子孫,上品的丹藥他還是能拿出來的。

    傀儡人的右腳雖然斷了,大那是因為冰封千里的原因,他還是牢牢的被凍在原地。

    趁著這個時候,沈鈺和石柳言趕緊攻擊傀儡人。

    幾分鐘之后,傀儡人終于破冰而出了。但是奇怪的是,他并沒有再繼續攻擊了,而是站到了一邊和之前那個長槍的傀儡人站在一起。

    看著他拖著一條斷腿在那里蹦蹦跳跳,沈鈺覺得這畫面相當好笑。

    打敗這個弓箭傀儡人之后,又有一扇墻壁緩緩打開。沈鈺幾人走了進去。果然看到的又是一個石室。他們進來之后,身后的墻壁就合了上來。然后他們的獎勵就出來了。

    同樣還是一張長桌,上面有三個玉盒。石柳言上前去拿。拿完之后墻壁就關上了。不過他們并沒有馬上打開,而是開始盤腿打坐準備恢復一下靈力。尤其是沈鈺和季言澤。

    沈鈺的靈力在體內不斷的循環,慢慢的,手臂上的酸痛感逐漸消失了,等她再次睜開眼睛,整個人精神都飽滿了許多。石柳言并沒有打坐,而是在給他們警戒。

    說實話,在攻擊傀儡人的時候石柳言的確是最不出彩的,誰叫他的空明扇對傀儡不起作用呢。沈鈺的云水劍倒是很好,用著頗為順手。

    季言澤還在打坐,剛才他的冰封千里將他體內的靈氣那是抽調一空。現在他在不斷的吸收靈氣恢復呢。

    沈鈺打了個手勢示意石柳言也恢復一下。石柳言盤腿坐下。

    但是沒多久,石柳言和沈鈺就感覺到,空氣中的靈氣竟然被季言澤瘋狂的吸收著。兩個人驚駭的看著季言澤,對視一眼,想到了某個可能。

    “難道他要突破筑基期了?”

    之前季言澤就要突破了,但是當時他強行的按壓住了,想等出去之后再進行突破。但是沒想到,剛才他為了使用冰封千里,耗空了靈力。等到吸收的時候突破已經迫在眉睫按捺不住了。

    無奈之下,季言澤只好全力沖擊筑基。既然等不下去了,那就直接突破吧!

    眼看著季言澤吸收的靈力越來越多,沈鈺和石柳言也不斷的往后退去,不打擾他。兩個時辰之后,空氣中的靈力被瘋狂吸收的趨勢一滯,然后緩緩的消散了。沈鈺和石柳言一看這情況,頓時明白了。季言澤,成功了!

    又過了半個時辰,估摸著他應該是在鞏固自己的修為,季言澤終于睜開了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太過于集中注意力,沈鈺好像看到季言澤在睜開眼睛的時候眼睛里劃過了一道銀光。一瞬即逝。

    季言澤站起來,身上筑基期的氣勢順著他起身的動作向外蔓延開來。沈鈺和石柳言本想上前恭喜他一番,但是卻突然感覺胸口一滯。

    季言澤連忙收起自己的氣勢,不好意思的說:“抱歉啊,我剛剛突破,還有些沒掌握好。”

    看到季言澤的態度沒什么變化,沈鈺和石柳言對視一眼,這才放下心來。

    既然人已經醒了,那么就打開玉盒看看吧。

    這次的玉盒里面放的竟然是一件上品法器,還有兩個玉簡。第一個玉簡上面還是一個法術,是火靈根的法術。火劍。和沈鈺的水劍有異曲同工之妙。

    理所當然的,這個玉簡就被分配給了石柳言。不過沈鈺覺得他們這兩個法術可能是同一個創造的,所以和石柳言交換了一下玉簡。

    貼在額頭上一看,果然方法都是一樣的。

    石柳言臉上的表情也有些微妙。畢竟這樣好像有點糊弄人。接下來不會還有金劍,木劍,土劍吧。

    季言澤看他們的表情都這么不對,忙問:“怎么了?”

    想了想,沈鈺問石柳言:“要不把這個給季言澤看看,看他能不能根據我們倆的這個學會冰劍?”

    石柳言點頭同意了。畢竟下面很有可能還有這樣的法術。

    于是沈鈺就把他們兩個水劍火劍的玉簡都塞到看一臉懵逼的季言澤手里,“你看一下,能不能學會冰劍。”

    季言澤保持著這個表情開始講神識探入玉簡。到了筑基期就有神識,讀玉簡也不必貼在額頭上了,只要神識一掃就好了。

    既然季言澤已經在學習這個了,沈鈺就開始看第二份玉簡。第二份玉簡一看,啊,又沒用。是一份丹方。

    沈鈺將這個玉簡直接扔給了石柳言,“這個也給你吧,丹方,我和季言澤都沒什么用。”

    石柳言一看,這個丹方我有啊!葫蘆里面什么丹藥都有,丹方也有,這個不需要。

    “這個還是給季言澤吧。我已經有了。你拿法器。”

    石柳言的意思是他拿了法術的玉簡,季言澤拿丹方的玉簡,那么剩下的那個上品法器就給沈鈺。

    季言澤已經讀完玉簡里的信息了,正好聽到石柳言的話,頓時點頭同意道:“是啊,木云,這個法器你就拿著吧。”

    既然這樣,沈鈺也就不客氣了。這個上品法器是一根白玉簪,樣式很簡潔,男女都可以戴。一旦有人攻擊就會主動防護,是個很不錯的防御法器。她直接就祭練了插在了自己的頭上。

    只是,她一向是貪圖方便直接扎一個馬尾的,現在插上玉簪實在是有些不倫不類。看到季言澤他們臉上的表情沈鈺也反應過來了。她的臉上微微的了一下,干脆把頭發散下來直接用玉簪挽起來。

    這個時候沈鈺就慶幸她曾經在古代待過,否則,還真的不知道該怎么樣挽起頭發來呢。

    不知道這個秘境是不是有人操控的,沈鈺剛挽好頭發,立馬又有一扇墻壁打開了。這次出來的是一個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馬的傀儡人。

    沈鈺覺得這個像是西方神話里的半人馬。但是估計煉制這個傀儡人的人只是想讓人騎在馬上,但是又擔心不能完全控制馬,所以干脆就煉制在一起了。

    季言澤已經到了筑基期,不清楚海底秘境是不是要限制力量,他出手就有些畏手畏腳。

    沈鈺直接提著云水劍就上前,和這個傀儡人正面交鋒。石柳言默契的轉到了這個傀儡人的身后。季言澤就暫時在一旁放放寒氣輔助一下。

    沈鈺和傀儡人直接正面沖突。云水劍當當當的和傀儡人的劍砍在了一起。兩個人打的是越發的興起。與此同時,石柳言還在后面騷擾著。

    但是傀儡人的馬蹄相當的靈活,以一打二一點問題也沒有。沈鈺一邊和他硬剛,左手還在掐著法訣。水球一個接著一個的纏繞在馬蹄上面。等到差不多四只腳都纏上了水球,沈鈺叫了一聲,“季言澤!”

    季言澤迅速出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那四只腳就被凍住了。但是沈鈺還沒有結束,她繼續放水,季言澤繼續凍。現在他已經到了筑基期,冰也更加結實了。

    所以這個傀儡人的馬腿上剛有了幾條裂縫,又一層冰糊了上去,隨后又是一層,又是一層。

    終于,凍成了一個大冰塊。遠遠望去,傀儡人就像是沒有腳的半人馬一樣坐在一個長方形的冰塊上面。

    這次他們將傀儡人打敗的相當迅速。隨后又出現了獎勵。

    就這樣,沈鈺三人不斷的重復著打傀儡人,得獎勵,前進,再打傀儡人,再得獎勵,再前進的路程。

    一路上不知道打敗了多少種的傀儡人,每一個的樣子都不一樣。有些傀儡人的實力相當的強悍,他們簡直用盡了各種方法才將其打敗;有些傀儡人的實力卻很是弱小。仿佛是被他們克制了一樣,三下五除二就被打敗了。

    直到他們再一次打贏了一個傀儡人,墻壁移開的時候,沈鈺三人看見了里面的那一扇門。是真的門!

    他們迫不及待的上前去打開這扇門,出去之后就發現,他們已經身處在一個巨大的殿堂當中。

    這個殿堂很是華麗,每一根柱子都有沈鈺三個人這么粗。柱子上雕刻著不知名的生物。沈鈺仔細一數,整個殿堂一共有一百零八根的柱子。每一根的柱子上面的花紋都不一樣。

    而在屋頂上面,畫著風格詭異的畫。好像是在講述著什么。沈鈺盯著看了一會兒就感覺渾身發寒,一下子收回了視線。

    目前為止這個殿堂里只有他們三個。除了他們出來的那一扇門。在他們的旁邊左右相同的門還有許多扇。只是一個也沒有打開。

    三人分開轉悠了一圈,怎么也找不到出口,只好回到了原來的地方,也就是門的附近。

    幾個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也不知道為什么。

    還是季言澤的心比較大,他只是低落了一會兒,然后就興致高昂的嚷嚷著要吃東西。之前在戰斗的時候哪有功夫做菜啊,都是吃的辟谷丹。現在好不容易空閑下來了,還是吃點美食吧。

    沈鈺并沒有拒絕,她也發現了自己心情的不對勁。干脆組織起兩個人開始來一頓烤肉加火鍋。

    季言澤早就嘗過這兩樣了,一下子開心起來。嘴里還念叨著:“烤肉吾摯愛,火鍋吾之愛,兩者一同現,我心甚歡喜。”

    沈鈺被他這不通順的詩給逗笑了,心情一下子好了許多。石柳言也是一樣,臉上的表情都好看了許多。

    有人說,沒有什么是一頓燒烤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兩頓!

    而現在,沈鈺他們吃的是豪華版的火鍋加燒烤!

    拿出兩個燒烤架放到火鍋的兩邊,火鍋是鴛鴦鍋。一邊清湯,一邊紅油。為的是照顧所有人的感受,洗洗涮涮切切之后,所有的食材都已經準備好了。三個人落座,開始了他們這一次的美食大餐。

    沈鈺的儲物袋里還有石柳言和季言澤的儲物袋里都放著很多的靈獸肉。陸靈獸的肉種類就有很多了,更別說最近一直吃的海靈獸了。光是肉類,就滿滿的擺了幾百盤。每一盤都切得薄厚均勻。

    更別說沈鈺在天方城發現了一樣特別美味的東西,一種味道類似香菜的低階靈草。她細細的切了,和自己的醬料拌在一起。

    當然了,沈鈺也好心的問季言澤他們要不要。石柳言很是堅定的拒絕了,季言澤雖然也有些害怕這個味道,但是卻很堅強的嘗試了一下,隨后就被這個味道給迷住了。

    等一切都準備就緒,三個人一人端著一個盤子,隨著沈鈺的一聲“倒”,將盤子傾斜,盤中的肉全部都進入了火鍋當中。

    筷子隨便的扒拉了兩下,沈鈺就把肉撈了上來,然后又往里到了一盤費時間的。隨后燒烤架上也放上了各種串好片好的肉。

    火鍋和烤肉霸道的香氣在整個殿堂當中蔓延開來,原本肅穆的殿堂瞬間變得接地氣起來。

    三個人心中那種抑郁的心情在不知不覺間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吃火鍋就是要靠搶,之前三個人實力差不多算得上是旗鼓相當。但是如今季言澤這廝竟然狡猾的突破了筑基期,利用他的實力,每一次都從沈鈺和石柳言的筷子底下搶走了他們看好的那一塊最好的肉。久而久之,沈鈺和石柳言就不開心了。

    他們對視一眼,決定聯手了。

    就在季言澤伸手想要夾走自己在清湯里的肉的時候,沈鈺快速的別住了他的筷子。隨后石柳言直接用筷子一劃拉,不要說最好的那一塊肉,所有的肉都在他的筷子里了。

    季言澤看的眼睛都紅了,想要將自己的筷子從沈鈺的筷子那里抽出來,但是回事呢與就是為了阻止他,又怎么可能輕易放手呢?

    誰知道季言澤一看這情形,竟然直接放手換了一雙筷子。這下沈鈺傻眼了。

    好在石柳言見勢不妙,直接將這一大筷子的肉全部放進了紅湯里面。季言澤的筷子堪堪停留在紅湯的湯面上。

    是的,三個人當中只有季言澤是一點辣都碰不得。所以一旦肉進入了紅湯里面,就相當于是沒有了。

    季言澤委屈的扁了扁嘴,舉起雙手示意自己求饒。要是不求饒,說不定從這一刻開始自己就再也吃不上肉了!

    看在季言澤這么識相的份上,沈鈺和石柳言也就放過了他。

    他們三人在這里歡聲笑語,但是躲在殿堂暗處的某個東西卻是看的饞嘴死了。聞著這撲面而來的香氣,他忍不住咕咚一聲咽了一口口水。

    可能是這一口口水實在太多,明明之前都沒有發出聲音,這次竟然被沈鈺三人聽到了。

    他們手上的動作一頓,氣氛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你們,有沒有聽到什么聲音?”沈鈺猶豫的問。

    季言澤和石柳言都點了點頭,季言澤還補充的說:“好像是咽口水的聲音。”

    沈鈺和石柳言都在心里點頭,就是咽口水的聲音。看來這看似空蕩蕩的殿堂里還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啊。

    三個人對視一眼,很壞的繼續吃了起來。而且他們先將火鍋擱在了一邊,弄起了味道更加濃郁的燒烤。

    烤好之后幾個人的表情相當的夸張,仿佛在吃什么人間美味一般。

    “哇,太還吃了!”

    “真是太美味了!”

    暗地里的那個東西又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咕咚”一聲。(www.cmwzep.tw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新快3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