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散文詩詞 快穿之助你成人 第一百二十五章 嬤嬤幫你來宅斗

第一百二十五章 嬤嬤幫你來宅斗

小說:快穿之助你成人| 作者:大海碗| 類別:散文詩詞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cmwzep.tw,方便下次閱讀小說《快穿之助你成人》最新章節...
    蘇靖安的話說完之后,整個前廳寂靜無聲。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就連葉笙嵐聽到之后也是咳嗽了兩聲,不小心嗆到了。隨后她就有些不好意思了。這話不應該她聽的。

    白芷和白芍聽到葉笙嵐咳嗽很是擔心,還以為她著涼了呢。還想把她拉回凝香院里去。葉笙嵐連忙搖搖手表示自己沒事。

    前廳里的對話還在進行。蘇靖安斷斷續續的把整件事情的過程都說了出來。

    原來,自從因為他們才離開侯府,所以到了莊子,蘇靖安就拿棒子狠狠的揍了一頓。柳氏則是難得的沒有阻攔。這一頓讓在床上是好好的躺了一段時間。

    等他養好傷之后,并沒有吸取教訓,還是老樣子。在莊子周圍晃蕩來晃蕩去。他本想去城里快活一下的,但是蘇靖安不讓柳氏給他錢,所以就只能調戲調戲農家女。

    農家女因為經常干活,所以皮膚并不是那么白皙。也只是無聊。但是一天,他在路上走的時候就看到了一個長得還挺好看的女孩。

    皮膚白皙,眼睛大大的。在這樣的地方,真的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小美女了。的心一下子就癢癢起來了。

    他搓了搓手,上前就攔住了那個小姑娘。口中說著一些不堪入耳的話,還想伸手摸那個小姑娘的臉。

    小姑娘臉皮薄,遇到這樣的人不知道有多害怕了。兩只眼睛一下子盈滿了淚水。她哀聲懇求放過她。

    放了嗎?當然沒有。他不僅沒放,還得寸進尺的身手攬住了小姑娘的腰,想低下頭親她。好在人家的哥哥正好從這里路過,見到有人欺負自己的妹妹,提著斧頭上前就想砍人。見勢不妙就逃跑了。

    但是那個小姑娘卻是覺得自己被人玷污了,所以回家之后趁其哥哥不備,上吊自殺了!這個哥哥和妹妹沒有父母,相依為命。妹妹對哥哥的重要性可想而知。所以在知道自己的妹妹上吊自殺之后,這個哥哥就怒了。

    他問出了住的地方,看準他出門的時候,什么話也沒說,上前幾步對著他的肚子就是一刀。拔出來,又刺進去。重復了三四次之后,他的血已經染紅了衣服。最后他把刀往的胯下一扔,隨即就跑了。

    直到他人都跑遠了,路上的其他人才尖叫出聲。跑去告訴蘇靖安,被人捅了。除了蘇家人之外,其他人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都是有些開心的。覺得就是該!

    蘇靖安和柳氏出現倒在地上,趕緊讓人給他暫時止血,然后又找人去城里叫大夫。大夫診治之后就告訴他們,身上的傷雖然看著嚴重,但是都是皮外傷。只是發現的時候有些晚了,有些失血過多。

    嚴重的是他胯下那地方。已經被傷到了,救不回來了。

    大夫的話讓蘇家夫婦如遭雷劈。,不行了?他不能傳宗接代了?

    柳氏死死的抓著大夫的手想要他想想辦法,但是大夫也很為難。歷來傷到這里的都是很難治的,他又不是什么名醫。但是看柳氏那癲狂的樣子,大夫只好說讓他們找個好點的大夫試試,說不定能治好。

    而他們讓人去捉拿那個兇手的時候發現,兇手早就跑遠了。

    所以柳氏和蘇靖安才厚顏來到侯府。一是希望蘇氏或者侯爺能給他們介紹一下名醫,還有一個就是希望侯爺能讓人趕緊抓到那個兇手。雖然蘇靖安已經報官了,但是他也知道,沒什么施壓的話,官府是不會出太大的力氣的。

    聽完蘇靖安說的前因后果,葉北霖真是覺得好笑。那是自作自受,要不是他調戲人家姑娘,害的人家上吊自殺。那個哥哥又怎么會冒著危險來捅呢。對于他那樣屢教不改的人,葉北霖很是鐵面無私。

    “我們不認識什么名醫。平日里生病都是請御醫的。還有,官府的事情我插不上手,你們還是自己多多關注一下吧。”說完,葉北霖也不想再見他們,摔著袖子就離開了。

    蘇氏在聽了一半的時候就知道不對勁了,她的臉上雖然還保持著笑容,但是仔細看,她的笑容已經僵硬掉了。手上還不停的轉著手帕,焦急的樣子。

    她真的很想沖著蘇靖安怒吼,讓你說實話不代表什么話都要說,不知道什么叫說三分,留七分嗎?尤其是葉北霖臨走前看她的眼神,讓蘇氏更加害怕了。

    葉北霖離開了,王氏卻還沒走。她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

    “哎呀,蘇老爺可真是心大啊。這種事情居然也好意思求到我們侯爺頭上。誰不知道侯爺他最重規矩。你們自己不學好,現在被廢了也是活該啊。哎呀,說不定是報應呢。我說蘇夫人,你可要看好你家的小兒子了。要是他長大以后也像那樣,哦呵呵,那你們蘇家可就要斷子絕孫了!”

    蘇氏怒然站起,“王氏,你說什么呢!這么沒有規矩,信不信我掌你的嘴!”

    王氏撇撇嘴,明顯不搭理蘇氏的威脅。“哎呀我說夫人,你還有空來和我計較?還是好好幫一幫你的好侄子吧。不知道有哪個名醫能夠醫好那玩意哦。哈哈哈。”

    王氏用帕子捂著嘴,但是那猖狂的笑聲還是不斷的發出來。眼看著蘇氏就要不顧儀態的過來打人了,王氏見好就收,甩著帕子扭著腰離開了。

    葉笙嵐也走了,接下來的話她也不想再聽了,反正無非就是求幫忙,互相指責罷了。

    果然,人一走,柳氏在開始撒潑了。她大聲的嚎啕著,嘴里還說著一些指責的話,“哎呀爹啊,你快看看吧。你的女兒就這樣讓人欺負我們啊。您還說讓她幫咱們呢,現在倒好,就是幫忙找個大夫都不肯啊。爹啊,爹。您快睜開眼看看呀。”

    蘇氏被柳氏的話說的臉上發白,她不明白,原來看起來還挺知書達理的大嫂現在怎么變成這樣了。和那些農村婦女有什么區別!是不是她不答應的話她還能躺到地上去!

    蘇氏看向蘇靖安,但是蘇靖安卻躲開了她的眼神。這下蘇氏怒了,她做這些都是為了誰?現在可好,她大哥也不顧她的處境,要讓柳氏逼死她不成!

    越想越生氣,柳氏還在那里唔啊哇啊的叫,聽的蘇氏腦袋都大了。她拿起手邊的茶杯啪的一聲的摔在了地上。

    柳氏的哭聲一頓,被嚇住了。

    蘇氏直接站起來,冷聲說:“侯爺已經下決定了,我也幫不了你們。況且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名醫能夠醫好那里的。你們自求多福吧。要是還想日子過得好好的,不如約束一下,再好好教導蘇光,說不定還會有什么出路。行了,管家,送客 !”

    蘇氏轉身不去看蘇靖安那好像看待什么忘恩負義的人的眼神,直接搭著春柳的手走了。蘇靖安和柳氏這才害怕起來,他們的生活還要蘇氏補貼的呀。想和蘇氏說說好話,但是她已經走遠了。

    蘇靖安和柳氏只好垂頭喪氣的走出侯府。回到莊子的時候他們就忍不住互相指責起來。一個說都是因為她在那里哭唧唧,還提什么爹的事情,所以蘇氏才會不管他們的。另一個就說是因為他把事情都說了出來,所以侯爺才會不幫他們。

    越說越生氣,最后他們兩個竟然還打了起來。莊子里的下人真是看夠了笑話。

    葉笙嵐回到凝香院的時候想到蘇靖安口中那個上吊自殺的小姑娘,心里有些不安。雖然她覺得黎晏應該不會那么喪心病狂的用一個女孩子的生命來給下套,但是沒有得到準確的回復她的心里還是放心不下。

    想了想,葉笙嵐又寫了一封信,連帶著上次沒送完的那半本書,趁現在蘇氏亂的時候送到學文書鋪。她叮囑白檀說:“你在書鋪里等著。可能很快就會有回信的。到時候你把回信帶回來,順便再給我買幾本書。要是等了比較久的時間還沒回復的話,你就直接買了書回來吧。不用再等了。”

    白檀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她就稍微賄賂了一下看門的。看門的也知道夫人今天遇上事情了,可能不會在意這邊的事情,所以就放白檀出去了。

    白檀小心的轉了轉,確定沒有人跟著她之后就徑直往學文書鋪里去了。

    學文書鋪的老板正坐在柜臺后面看著新到的話本,就聽見有人在叫他,“老板,老板!”

    老板頭也不抬的說:“有什么事找小二好了,我忙著呢。”正看到精彩的部分呢。

    白檀有些哭笑不得。“老板!你看看我是誰?”

    老板不耐煩的抬頭,“不是說了有……哎呀,是姑娘你啊。”

    白檀就看到老板極其迅速的變了臉,不過她并沒有多說什么,而是掏出了那封信和半本書。

    “老板,給。你現在就送去吧,我家主人還要等回信呢。”

    老板接過信,沒有一絲的好奇心。“好的,姑娘,那我這就去了。姑娘你就在這里歇息一下。”說完他把心揣到懷里,然后叮囑小二看好店,自己出去一趟。

    老板就和平常逛街一樣慢慢的走著,路上遇到了一些熟人也會和他們打招呼。就這樣笑呵呵的,老板在不知不覺間就走到了黎晏芳景院的后門。

    芳景院是德安侯府占地面積最大的院子,但是比較偏僻,間隔一道墻就是外面的街道。黎晏住在這里之后就偷偷的開了一個小門通向外面。現在老板也是通過這扇門直接向黎晏匯報的。

    黎晏現在并不在芳景院,而是在練武場訓練。但是老板記得白檀和他說的等回信的事情,所以拜托明語去找一下黎晏。

    明語指了個人讓他去叫了。

    黎晏正在練拳,雖然是正月,但是他還是練得滿頭大汗。明言站在一旁看著他,卻突然發現有個小廝過來了。

    “明言大人,有世子的信。”

    明言正在猶豫要不要和黎晏說,這邊黎晏就已經看到他們了。

    他走過來拿起毛巾擦了擦汗,“怎么了?”

    明言如實以告,“有您的信。”

    黎晏了然,他就知道葉笙嵐肯定會給他寫信的。把毛巾丟到明言懷里,抽出他抱著的大麾披上,黎晏說:“那走吧。”

    展開信一看,果然是他想的那樣。問那個小姑娘的事情。黎晏低聲一笑,覺得自己沒有看錯她。

    在信上寫上前因后果,黎晏讓人送去,這才開始看那另半本書。

    白檀在書鋪的時候記得葉笙嵐讓她帶幾本書,她只認識幾個字,也不知道什么書比較好,在轉了一圈之后還是問了小二。

    小二以為她是要看話本,就給她推薦了最近最熱門的話本。“這個,絕對好看。我們老板剛拿到就等不及的翻開看了。我告訴你,里面的內容啊,絕對精彩!”

    聽小二說的那么好,白檀想著,要不,就買一本?

    等老板回來的時候,白檀已經在手上放了三四本的書了,這些都是小二推薦的極好看的書。看到老板回來了,白檀就表示自己要買這些書。在結賬的時候,老板就偷偷的把信塞在了書里面。

    白檀帶著這幾本書回去之后,蘇氏什么也沒發現。倒是葉笙嵐,看到她買的書有些哭笑不得。她本來是想讓白檀買一些學習的書,但是白檀卻買了好幾本的話本。算了算了,買都買了,下次說清楚好了。

    看完信之后,葉笙嵐總算放下心了。

    原來,黎晏讓人找了一對兄妹。他查到這對兄妹其實并不是親生的,哥哥是領養來的。但是他們之間產生了感情。這里的人他們都很熟悉,所以想要遠離這里在一起。但是沒有錢。

    黎晏找到他們的時候承諾給他們一筆錢,只要他們演一出戲。妹妹也不是真的上吊死亡,而是吃了假死藥。哥哥黎晏也承諾會給他一張新的身份證明。不用擔心會有官兵通緝他們。就這樣,他們兩個同意了。

    黎晏還在欣賞說,他特意讓他們挑好了時間再動手,問她是不是看到了好戲,對這個下場滿不滿意?

    葉笙嵐看著信,嘴角一直上揚著。一副笑容滿面的樣子。滿意啊,再滿意不過了。

    直到晚上,葉笙嵐都還保持著好心情。

    接下來的時光就沒有什么特別的事情發生了。一連好幾個月都是按部就班的生活,沒有什么別的事情發生。

    葉笙嵐今年也十一歲了。再過幾年她就及笄了。她和黎晏大概保持著每個月三四封信的樣子在那里交流,關系現在很不錯。黎晏和她兩個人之間的信任度也在緩慢的提升。

    四月份的時候,葉笙嵐覺得自己的胸脯開始有些難受。總是感覺漲漲的。她很羞澀的將這個問題向沈鈺詢問。

    沈鈺雖然有些尷尬,但是還是很科學的告訴她,她開始發育了。并且率領幾個丫鬟一起給她做了幾件小背心。

    五月份的時候黎晏在信中訴苦,說他開始進入變聲期了,現在聲音好難聽啊。弄得他都不愛說話了。

    六月份的時候祥和公府舉辦了宴會,她們永寧侯府的女眷都去了。平平淡淡的回來了,沒發生什么事。

    七月份的時候葉笙嵐又做夢了。只是這次的夢竟然和她沒什么關系,夢里的主角是黎晏。

    葉笙嵐看到黎晏和他的父親黎橋去宮中赴宴,因為來得早,所以皇上讓黎晏和太子玩一會兒。在太子的宮中,黎晏敏銳的發現了熏香味道的不對勁。

    隨后他就開始仔細觀察太子。太子的為人很是光明磊落,性格也比較溫和,但是又不缺果斷。可以說是一個很好的主君。只是如今,他發現太子的眼中隱隱有著紅血絲。眼下也有輕微的青黑,顯然是并沒有怎么睡好。而且在和他說話的時候眼中時不時會有煩躁之色閃現,雖然都被太子壓了下去,但是卻不能說不存在。

    黎晏基本上已經確定太子中招了。只是太子如今才十八,皇上的身體也沒有看上去的那么糟糕,怎么會有人這么早就對太子下手呢?

    確定太子中了藥之后黎晏在回去翻了葉笙嵐送的那本書,確定了毒藥的名字,再讓人制作了解藥。輾轉了各個渠道才將信送到太子手里。

    因為太子中的那個藥十分輕微,它是要天長日久潛移默化的。如今可能是剛剛開始的原因,太子煩躁也只以為是自己沒睡好。

    但是黎晏的信中十分明確的說出了藥的名字。找來太醫之后也確定有這個藥,藥效也對的上,這下太子是不信也得信了。因為這藥通過把脈是把不出來的,等到能把出來的時候藥效已經深入骨髓沒救了,所以太子只能相信黎晏的解藥。

    太子偷偷出宮和黎晏見了一面,中間不知道說了什么,之后就看到太子對黎晏很是熱情。之后葉笙嵐就醒了過來。

    她很疑惑,自己為什么會做這么一個夢啊,這個夢有什么用啊。

    沒多久,就聽見外面傳來的消息,毓慶宮不知怎么的被太子好好的整頓了一下,聽說翻出來好幾個吃里扒外的仆人呢。

    葉笙嵐聽到消息之后也只當做是普通消息,過耳不停。但是她不知道的是,之后,她會和黎晏還有太子產生更多的交集。(www.cmwzep.tw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新快3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