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散文詩詞 快穿之助你成人 第七十一章 彩虹瑪麗蘇

第七十一章 彩虹瑪麗蘇

小說:快穿之助你成人| 作者:大海碗| 類別:散文詩詞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cmwzep.tw,方便下次閱讀小說《快穿之助你成人》最新章節...
    劉蓁珍的到來讓大家的都猝不及防,但是她很有禮貌,上來就先和大家打了招呼。然后坐到北冥洛身邊,“表哥。”

    北冥洛:“你怎么在這里?”

    劉蓁珍:“我聽說表哥你要來這里,正好我也和別人過來玩,我就過來看看嘛。”

    “哦,這樣啊。”北冥洛明顯不是很相信,但是人都來了,總不能把人趕走吧。只是原本歡樂的氣氛在劉蓁珍來了之后就有點沉默了。

    劉蓁珍好像一點也沒察覺到氣氛的不對,依舊笑盈盈的坐在那里。

    北冥洛有些愧疚,因為好像是他不小心泄露了他們的聚會地點才引來了劉蓁珍。他是知道劉蓁珍的心思的,但是對于北冥洛來說,還是兄弟更加重要一些。

    原來下午下班之后劉蓁珍是去北冥家的,但是不經意間聽到了北冥洛說要出去玩的事情。她想到中午在辦公室那里看到的冷凝雪,決定過去看一下。

    現在看來,冷凝雪和南宮澈是真的在一起了。

    劉蓁珍表面上還是笑盈盈的,但是心里的苦澀只有她自己知道。要不是她當初太自信,覺得南宮澈一定會喜歡她,如今也不會落得坐在這里都像是個外人的境地。明明她才是先說喜歡的那個人。但是現在說這些還有什么意思呢,晚了就是晚了,他已經有女朋友了!冷凝雪這個人也還不錯,她做不到那種不擇手段。但是真的要放棄嗎?劉蓁珍又有些掙扎,怎么說她也執著了這么多年。現在要讓她放棄,劉蓁珍覺得有些做不到。

    她看著南宮澈和冷凝雪之間不自覺就流露出的情誼,心中越發難過。不行,要想點好的,說不定他們以后就分手了呢。對,她還有機會。

    劉蓁珍知道自己是不速之客,很自覺的就坐在那里看著,也不去參與他們的嬉鬧。因為這樣,他們也就慢慢忽略了劉蓁珍,又開心起來了。

    劉蓁珍雖然說坐在一邊,但是也不是什么事都不做的。座子上有很多的小吃,她倒了一杯茶坐在那里邊喝邊觀察著眾人之間的相處。

    可以看出,他們的關系是很好的,彼此之前說話做事都沒有顧忌,想說就說。劉蓁珍真的是很羨慕他們這樣的感情,這在像他們這樣的人家里是很難得的。而越是羨慕,劉蓁珍就越想和南宮澈在一起。

    冷凝雪原本看到劉蓁珍的時候是有幾分警惕的,但是劉蓁珍來了之后就打了招呼,之后就坐在那里看他們玩了,慢慢的,冷凝雪也就投入到唱歌之中,忘記她了。

    關于冷凝雪這邊發生的事情,羅成易是不怎么清楚的。現在他正在,相親!

    是的,沒錯,就是相親。羅成易雖然接受了他家的公司,但是他爸爸還是很擔心他什么時候一去不復返了,所以就暗搓搓的借著合作的名義搞了個相親。羅成易剛開始還不知道,以為只是普通的吃飯呢。但是他也不是傻子,一看周圍的環境和氛圍就知道不對了。哪有和合作對象來情侶餐廳吃飯的。

    羅成易當場臉就黑了,恨不得立馬甩袖子走人。但是最后他還是留下來了,只是全程態度都很冷淡。

    那個和他相親的女子原本還是很中意羅成易,畢竟長得還是挺帥的。但是看到他這樣的狗脾氣,對他也沒了好感。兩個人就這樣吃完飯然后走人了,根本沒有進一步發展的樣子。

    羅成易在回到家之后就直接的告訴了他爸,“我對那些女人都沒有興趣,你不要白費心機了,我現在是不會結婚的。”說完也不管他爸是什么反應,直接自己進了書房。

    他爸沒辦法,兒子翅膀硬了,管不了了,只好嘆著氣回房間了。

    羅成易的事情南宮澈是不知道的,他只知道他現在很緊張,因為他要見岳父了!

    原來冷二的事情已經差不多忙完了,所以他就委婉的和冷凝雪提出可以帶南宮澈來拜訪他,其實就是見家長了。

    南宮澈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緊張的睡不著覺了,本來他都已經躺在床上了,但是實在是睡不著,又起床到書房把明天的行程做了一個預演。

    比如說明天他要買點什么,到了之后要怎么說,談起冷凝雪的時候應該說什么,談起她自己的時候又要說什么。南宮澈把這些一樁樁一件件全部都手寫羅列出來,一直寫到了凌晨一點多,這才放心的去睡覺。

    一整晚南宮澈睡得都不是很踏實,等早上起來的時候,一照鏡子發現臉色有些憔悴。南宮澈摸了摸自己的臉,在房間翻找了一下,找出了之前冷凝雪留在這里的一張面膜。撕開,敷上去。

    等南宮澈把自己打理好,冷凝雪也差不多到了。

    “澈,我們先去吃個早飯,然后再去我家。”

    “不,吃完飯我還要買點東西。總不能空著手上門吧。這樣岳父對我印象會不好的。”南宮澈笑著說。

    “什么岳父啊,八字還沒一撇呢。”冷凝雪白他。

    南宮澈:“早晚要改口的呀。”

    冷凝雪不想和南宮澈說話了。

    冷二的喜好南宮澈早就找冷凝雪打聽好了,吃完早飯南宮澈就買了很多東西大包小包的放進車里,然后開往冷凝雪的家。

    冷二雖然對此早就有心理準備,但是在看到南宮澈的那一瞬間還是很不爽。因此,在南宮澈坐下的時候,冷二甚至沒有讓人上茶。

    這明擺著怠慢的舉動南宮澈卻沒有任何不高興,因為只有滿意才會怠慢啊。要是冷二看了覺得南宮澈和冷凝雪遲早會分開,那也就無所謂了。所以南宮澈不但不難過,還很開心。當然這個開心南宮澈并沒有表現出來,不然不是找打嗎。

    不過冷二不爽歸不爽,南宮澈這個人他覺得還是可以的。這個不用他說都知道,而且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南宮澈對冷凝雪是一往情深,情根深種。坐著的時候南宮澈經常會不自覺的轉頭看向冷凝雪,看到她了然后再轉回來。又或是吃飯的時候南宮澈順手就夾了冷凝雪喜歡的菜放到她的碗里,冷凝雪不喜歡的南宮澈再把它夾走自己吃掉。還有順手給她添湯啊,給她剝水果啊等等,順手又自然。

    冷二把南宮澈的這些小動作都看在眼里,他能看出南宮澈做這些的時候都是下意識的,不是為了得到他的認可而故意做出來的,這讓他很滿意。

    隨后冷二邀請南宮澈去書房坐坐。他拿出一副棋盤問南宮澈,“會下棋嗎?”

    南宮澈拳頭擋住嘴巴咳了一聲,不好意思的說:“不會圍棋,只會五子棋。”

    冷二大笑,“五子棋也可以啊。你先走吧。”

    南宮澈也不客氣,接過棋子就下了下去。冷二緊跟其后。

    “我知道你和凝雪現在在交往,其實這么多年來,是我對不起她。”冷二開始講述他的故事了。

    “凝雪她媽媽在生她的時候去世了,因此她從小就沒有母親我因為忙于工作的事情也沒辦法天天在家陪著她。后來又因為她的發色的問題,我們讓她隱姓埋名在軍營里好多年。我一直擔心她會責怪我們,但是她是個非常好非常善良的孩子,不僅沒有責怪我們,相反她還很體諒我。”

    “凝雪是我唯一的孩子,也是我的寶貝。送她去圣托學院的時候我們只是想讓她多交幾個朋友,但是沒想到,她不僅交了朋友還交了男朋友!”說到這里,冷二有些咬牙切齒。

    作為男朋友的南宮澈也只好抹抹鼻子不說話。不過冷二并沒有要罵他的意思。

    “我知道這一天在所難免,只要她喜歡,只要那個人能對凝雪好,那我就沒有意見。但是,”冷二口風一轉,“要是那個人辜負了凝雪,讓她傷心難過了,那我不論是用什么辦法,都會讓那個人也不好過的。你知道了嗎?”冷二瞪向南宮澈,看起來兇得很。

    南宮澈連忙點頭,恨不得指天發誓自己一定會對冷凝雪好,一輩子!

    冷二看出了他的心意,哼了一聲沒說什么。繼續手上沒下完的棋局。

    南宮澈知道自己已經得到了冷二的認可,心中很是喜悅。但是因為現在在冷二面前,南宮澈只好壓抑住自己臉上的笑容,強行板著臉。

    下完一局之后冷二也不拘著他,直接讓他下樓去找冷凝雪了。

    冷凝雪正坐在樓下玩手機呢,她對南宮澈是一點也不擔心。不僅僅是因為她對自己有信心,也因為她對南宮澈也很有信心。南宮澈待她的好明眼人都能看見,冷凝雪不擔心自己的爸爸為難南宮澈。最多就是讓他好好照顧自己再放放狠話罷了。

    她對冷二倒是很了解,樓上可不就是這樣發展的嘛。

    南宮澈下來之后冷凝雪看他滿臉喜色就知道事情成了。要不是在冷凝雪的家里,南宮澈簡直想要抱著冷凝雪狠狠地親幾下。

    冷凝雪的家長是見過了,但是南宮澈的家長好沒見到。不過南宮澈表示他們的意見不重要,反正現在公司已經是他掌權了,他老爸已經全權托付給他了,他的終身大事也是由他自己做主,只要南宮澈喜歡就好。所以南宮澈沒有急著帶冷凝雪回去。反正目前來說在家里待得最多的人是南宮璃。其他的兩個都已經在世界各地游玩,樂不思蜀了。

    既然家長也見過了,冷二就把他們趕走了。他又不是那種封建大家長,孩子在他面前肯定放不開,還不如讓他們自己出去玩,也能更好地增進感情。

    家長都發話了,南宮澈和冷凝雪就真的出去玩了。正好上次游樂園沒去成,那就擇日不如撞日,就現在去吧。

    因為南宮澈要來冷凝雪家,今天他是做好了準備請了一天的假的。沒想到下午的時候就被趕出來了。南宮澈坐在車上,看著冷凝雪開心的樣子,忍不住把她拉過來又親了親。這個吻很輕,很柔,冷凝雪也覺得很舒服,情不自禁的抱住南宮澈的脖子蹭了蹭。

    游樂場冷凝雪上次雖然來玩過了,但是和不同的人來感受也是不一樣的。上次和西門徹在一起的時候雖然玩的也很開心,但是心里面有時候會感覺到不自在,還有南宮澈不在身邊的傷感。但是現在,就他們兩個,約會!美滋滋!

    仗著自己曾經來過,冷凝雪熟練的帶著南宮澈走向了各個她曾經玩過覺得好玩的地方。之后他們還見義勇為了一把。

    事情是這樣的:冷凝雪和南宮澈在玩完了過山車之后決定休息一下,太刺激了!正好肚子餓了,他們就準備去買點吃的。等他們邊嚼著肉串邊走向另一個游樂項目的時候,發現前面有人突然大吼一聲,“有人拐賣小孩了!”

    拐賣小孩?冷凝雪瞬間就沖了上去,只見一個年輕人,臉上還帶著少許的青澀之氣,應該剛上大學的樣子,正攔著一對夫妻不讓他們走。

    因為他剛剛的那句大喊,周圍的人一下子全都圍了上來。那對夫妻手里抱著一個小女孩,五六歲的樣子,好像是睡著了。年輕人則是不斷地伸手想要把孩子搶過來。

    那對夫婦中的女人說:“小哥,這就是我們的孩子,她只是玩累了睡著了。”說完了還倒打一耙,“你是不是想搶走我的孩子才故意這么說的。”她的語氣和神態都很正常,圍觀的群眾一時間真不知道該相信誰。

    面對婦女的指責,年輕人卻一點也不慌,“哼,什么你們的孩子。我在進來的時候這個孩子和她爸爸媽媽正好排在我的前面。我是不會認錯的。你們根本不是她的父母!”

    沒想到居然是認識的,婦女臉色一變,說不出話來。倒是那個男人比較鎮定,“你張口一說就是了,誰知道真假。這就是我們的孩子。滾開!”說完還很兇的想把年輕人推開就想走。這人越來越多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冷凝雪看了一會兒比較傾向于年輕人,她轉頭看向南宮澈,“你覺得他們誰說的是真話?”

    南宮澈:“那對夫婦不是小孩的親人。你看周圍這么吵,孩子居然還能睡著,”說到這里,兩個人臉色一變,“孩子不會出什么問題了吧。”

    就在他們想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那個年輕人也想到了。他直接嚷嚷了出來,這下周圍人看那對夫婦的眼神就不對了。有幾個男的還蠢蠢欲動的想上前。

    那對夫婦一看情況不對,抱著孩子就想跑。這個時候居然還不把孩子放下,理所當然的還沒沖出去就被攔回來了。有些群眾本來還在猶豫,但是看到他們跑了這罪名就算定下了。

    人販子是最令人痛恨的,大家群情激奮,恨不得上前一人一腳的踹他。那個男人眼看逃不掉了,惡向膽邊生,把小孩往地上一扔,就從隨身攜帶的挎包里就掏出了一把水果刀。然后提刀就想刺向多管閑事的年輕人。

    周圍的人看到他拿刀的時候就已經向后退去了,只剩下那個年輕人直面危險。冷凝雪也看到了,只是她被人群擠著,沒辦法立刻上前。于是她順手就把南宮澈拿在手上的半杯奶茶砸了過去,正好砸在那個男人的手上。

    半杯奶茶攜帶著千鈞之力,拯救年輕人于水火之中。

    因為這樣的一耽擱,冷凝雪順利擠了出來,然后上前三兩下就制服了他,只剩下南宮澈在那里看著自己的女友大發神威。算了,冷凝雪的身手他又不是不知道,自己不如她很正常,南宮澈自我安慰道。

    那個年輕人簡直要嚇死了,先是看到一把刀沖著自己來,本以為不死也殘了,沒想到被一杯,哦不,是半杯奶茶給救了,然后就是一個小姐姐一通操作猛如虎啊,分分鐘就把人打趴下了,警報解除!

    好在他雖然很想握著小姐姐的手感謝,但是還是沒忘記正事。那個小孩子剛才就直接被他們扔到地上,現在也不知道怎么樣了。年輕人連忙爬起來吧小孩抱起來。有人已經報警了,那兩個人也被控制住跑不了了。可能真的是給小孩子下了什么藥,年輕人不管怎么叫都不醒。

    沒多久游樂園的管理人員和保安也來了,還有小孩子的真正的父母。看到這樣的情況,冷凝雪也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她和南宮澈默默的退了出去,玩去了。

    今天的情況真是又驚險又刺激。在回來的路上,冷凝雪還一直和南宮澈在說人販子的事情,“希望家長能看好孩子啊,不然誰知道會被買到哪里去呢。在家里千嬌萬寵的寶貝要出去受苦,真是想想就心痛。”

    南宮澈:“你放心,以后我們有了孩子一定會好好看住他的。你喜歡女孩還是男孩啊?”

    冷凝雪不明白話題怎么突然就轉到孩子身上了,但她也不害羞,憧憬道:“我還是比較喜歡有一個像你的男孩子,你呢?”

    南宮澈笑著說:“我倒是更喜歡像你的女孩子。不過男女都可以,只要是你生的。”

    冷凝雪最后還是忍不住紅了臉,她決定先不和南宮澈講話了。(www.cmwzep.tw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新快3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