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散文詩詞 快穿之助你成人 第二十三章 虐戀情深帶球跑

第二十三章 虐戀情深帶球跑

小說:快穿之助你成人| 作者:大海碗| 類別:散文詩詞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cmwzep.tw,方便下次閱讀小說《快穿之助你成人》最新章節...
    姚羽在家休息了幾天之后,司徒宇就上門了。

    “你找我干什么呀?”姚羽嘴角帶著笑,語氣卻兇巴巴的說。

    司徒宇忍不住笑了一下,彎腰行了個禮,然后用詠嘆調般的語氣對姚羽說:“親愛的姚小姐,我誠摯的邀請您在12號那天同我一起參加一個慈善晚會。請問我有這個榮幸嗎?”

    看著他浮夸的表演,姚羽忍不住笑了出聲。又立刻板著臉,“我給你這個榮幸。”說完兩人對視了一眼,眼睛里各自都帶著笑意。

    司徒宇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那個慈善晚宴比較盛大。12號那天早上我會來接你的,然后帶你去做造型。你的禮服我也會幫你準備好的。還有就是慈善拍賣品了。你是要自己出還是我幫你出啊?”

    知道司徒宇的家世,姚羽對于他給她準備的禮服不打算拒絕,但是拍賣品她決定自己出。“我會拿出一份我以前設計做好的一份作品來拍賣。麻煩你交給主辦方吧!”

    說著姚羽走進房間拿出了一個盒子遞給司徒宇。司徒宇接過打開一看,“這不是你最喜歡的那個蝴蝶嗎?你確定要用它來拍賣?”他說的是那一條項鏈的名字,蝴蝶。

    這條項鏈是姚羽在國外參加某個比賽時的參賽作品,就是因為這條項鏈,姚羽才在珠寶設計圈里打響了名聲。之前有人花重金購買姚羽都不肯賣,現在她卻要把它拿出來拍賣了,是有什么原因嗎?

    姚羽笑了笑,“是因為我做設計出了更好的作品。”所以才會把蝴蝶拍賣的。

    司徒宇了然。兩個人就坐在沙發上這樣閑聊你一句我一句,想到什么聊什么,卻透出一股狗糧的味道,要是沈鈺在這里一定“咦”著走開了。

    當天晚上,司徒宇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里是個女聲。

    “宇哥,你12號那天有沒有女伴啊。肯定沒有吧,我來做你的女伴吧!”那人語速較快的說完一句話,似乎是怕司徒宇拒絕。要是司徒宇沒有邀請姚羽的話,說不定就同意了。但是現在,“不好意思,我已經有女伴了。你找別人吧。”說完,司徒宇就掛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女聲主人滿臉不悅,我倒要看看宇哥的女伴是誰?

    12號早上九點,司徒宇就開著她的跑車來接姚羽了。禮服早在前幾天就送來了,很合身。姚羽提著包走在前面,司徒宇走在后面抱著放禮服的盒子,神情沒有不悅,反倒還有幾分樂在其中。

    從早上開始,姚羽就一直在做造型,中午也只吃了一點點。等到四五點的時候,終于弄好了。至于司徒宇,他的造型簡單得很。一會兒就能弄好。隨后兩個都換上了禮服前往了酒店。

    在路上,司徒宇給她簡單介紹了一下這個晚宴的情況。這個晚宴的舉辦人是市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每兩年都會舉辦一次。晚宴上拍賣到的錢都會如數捐出去。在這個晚宴里來的會有很多商界的大鱷,還有一些明星等等。而為了避免一些政治上的問題,政界是不來人 的。說完,司徒宇還小聲的說:“其實這也是一種變相的相親宴。”所以我才邀請你的,表示自己有主了。

    姚羽也明白司徒宇的言下之意,有些臉紅的看向車外。司徒宇見狀也就認真的開車了。很快就到了酒店。司徒宇下車,然后給姚羽開門。至于車子,旁邊自然會有人幫忙停的。

    姚羽挽著司徒宇的手臂緩緩走向酒店里面。到了門口,沒等司徒宇拿出請帖,旁邊就有人來熱情的引導了。“司徒少爺您好,這邊請這邊請。”

    廳內的晚宴還沒有開始,司徒宇他們來的不算早也不算晚。廳內的人大多都捧著酒杯在和別人寒暄。一部分人在餐臺上拿了東西在吃。

    司徒宇看到了他爸媽,他低下頭拍拍姚羽的手,“我看到我爸媽了,走,我們上去打個招呼。”

    姚羽有些緊張的跟著司徒宇走到一對夫婦的面前。司徒宇交了一聲“爸,媽”,剛準備介紹姚羽,他媽媽就開口問,“小宇啊,這位小姐是你的女朋友嗎?”

    司徒宇沉默了一下,咬牙應下,“是啊。她叫姚羽。羽毛的羽。”

    姚羽在司徒宇應下的時候練就“唰”的一下通紅了,好在化了妝看不太出來,但是耳根這里全紅了。姚羽緊張的說:“伯父伯母,你們好。”要不是手挽著司徒宇,姚羽簡直想鞠一個躬了。姚羽因為過于緊張沒有發現,在姚羽開口問好的時候,司徒宇和他媽媽交換了個眼神。

    好在問候了以后,司徒宇就帶姚羽走向餐桌那里了,姚羽這才松了口氣。

    “你你你,你剛剛為什么承認啊?”前面三個字的時候,姚羽還很有些氣急敗壞,但說到后面,語氣忍不住就帶了幾分嬌羞。

    司徒宇一下就明白了,姚羽其實不排斥當他女朋友的。一想到這,司徒宇臉上就落出來幾分笑意,他低頭對姚羽說:“其實我早就想和你告白了,但不知道為什么一直說不出口。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們之間太過于順理成章了,所以我今天就請媽媽幫我一下。剛剛我說你是我的女朋友你沒有反對,現在我再問你一次,姚羽,我喜歡你,你愿意做我女朋友甚至以后做我孩子的媽嗎?”

    在這個喧鬧的大廳中,在這么多人面前,司徒宇說的話卻清晰的在她耳邊響起,仿佛他們兩個已經自成一個世界,和這喧囂、人群都隔開了。姚羽心中涌起無限的歡喜,她強忍著害羞抬起頭,看著司徒宇的眼睛,輕聲說:“我愿意。”

    這三個字雖然輕,但卻像重錘一樣砸在司徒宇心間,他忍不住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俊臉上閃著的光芒簡直要亮瞎人的眼。隨后他就深吸一口氣把激動按捺下去,拉著姚羽走到餐桌旁給她拿吃的去了。

    “你中午沒吃多少,趁現在晚宴還沒開始之前,先多吃點。”然后就根據姚羽的喜好給她推薦一系列的吃的。司徒宇在旁邊一邊拿一邊說,有時候還喂兩口給姚羽。姚羽也只管接受,兩個人臉上都帶著笑意,看得旁邊的一些人牙癢癢。

    作為市的頂尖富二代,環宇集團的繼承人是的,已經定下繼承人就是他了,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司徒宇其實是有很多追求者的。只想和他春風一度,有些卻像嫁進司徒家。由此可以看出今天姚羽和司徒宇一起過來就相當于是隱晦的告訴大家他有女朋友了,更別說他還帶她見了父母。現在看到他們兩個在餐桌旁你儂我儂,怎么不讓那些愛慕他的女人恨得咬牙切齒呢。

    這愛慕者之中呢,有一位叫做杜雁秋,她就是之前打電話給司徒宇的那個女聲的主人。杜雁秋很喜歡司徒宇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司徒宇就是不喜歡她。好在她行事還算有分寸,沒有用什么死纏爛打的招,就是經常出現在他面前。況且司徒宇和杜雁秋也算是一起長大的,和她哥哥更是不錯的朋友,也不好對她惡聲惡氣。要是姚羽沒出現,說不定杜雁秋溫水煮青蛙,司徒宇矮個里面拔高個就和她結婚了。但是現在,姚羽出現了,就沒有說不定了。

    所以杜雁秋現在看到司徒宇拒絕了她帶了一個女人過來,雖然知道把人帶到這樣的場面上的意義,但還是不死心的上前詢問。“宇哥,沒想到你躲在這里啊。我哥他們都在找你呢。哦,這位是?”

    杜雁秋先是上前和司徒宇打招呼說話表示親近,然后裝作不經意間的詢問姚羽的身份。“嘖嘖,真是有心機啊。”這句話是沈鈺說的。

    沒錯,像這樣大的場面,沈鈺怎么會不出現呢。她現在就在這家酒店的客房里。萬年沒出現的趙家父母一出現就要她去相親。沈鈺當然抵死不從了,為此連這次的晚宴都沒去。好在沈樓可以為她視頻轉播,一旦有什么不對,就立刻去救援姚羽。

    現在她看的就是杜雁秋和司徒宇他們說話的場景了,看著看著還點評起來了 。沈樓也是無奈。因為沈鈺覺得自己一個看有些無聊,還讓沈樓特地化成人形出來一起看。旁邊還有瓜子飲料啥的,真當看視頻了。沈樓雖然臉露無奈,但實際上眼睛里卻帶著絲絲寵溺,還幫她剝瓜子呢!

    另一邊。司徒宇自然知道杜雁秋喜歡自己,但是現在自己已經有姚羽了,所以也就很干脆的說:“這是我的女朋友。”杜雁秋聽到這個消息,臉上表情雖然未變,但是暗地里卻朝姚羽狠狠的刮了幾眼。她也不想再在這里看司徒宇和別的女人秀恩愛,笑著告辭了。

    旁邊觀看的一些人頓時失望了,還以為杜雁秋會和那個女人撕一場呢,難道她要放棄了?

    放棄?杜雁秋才不會放棄呢,她現在要做的是條查那個女人是從哪里冒出來的,之前從來沒見過。要是司徒宇只是玩玩不會把她娶進門的話,那就等他們分手了再找那個女人算賬,要是司徒宇真的要娶那個女人,她就……杜雁秋的眼里閃過一絲狠意。

    不過杜雁秋放棄了,別的女人可沒有放棄。在眾多愛慕司徒宇的女人中,有個女人叫關悅。她是市有名的交際花,但是卻獨獨喜歡司徒宇。甚至多次毛遂自薦只為了和他春風一度。現在看到司徒宇有了女朋友,自然心生不甘。于是她就想辦法,一定要睡到這個男人。她靜靜的等待著機會,卻沒料到最后為他人做了嫁衣。

    拍賣會很快開始了,眾人都坐到位置上。姚羽是第一次來這樣的場合,有些好奇的看著上面的主持人拍賣。她發現很多人捐贈的都是一些有歷史有故事的珠文物、珠寶等等。而下面的人們叫價也很激烈,有些不對盤的人還會為一件共同看好的商品競爭起來。不過看了一會兒姚羽就覺得沒意思了。

    她低聲問司徒宇:“你出的是什么啊?”

    司徒宇看她這樣,也湊近輕聲的說:“是一個清朝的紫砂壺,品相完好,是名家作品。”

    姚羽眨了眨眼,“那大概多少錢啊?”

    “唔,”司徒宇想了想,“也就十幾萬吧。不怎么值錢。不過現在是拍賣,炒起來的話幾百萬也是可能

    的。”

    姚羽頓時嘆了口氣,“看來我的項鏈在你們眼里也不值一提了。”

    司徒宇頓時緊張了,“這怎么一樣呢,這紫砂壺又不是我做的,但是這項鏈可是你自己設計的,在我眼里它就價值千金,而且你那條項鏈那么漂亮,到時候下面坐著的女士們都要迫不及待的掏錢了!”

    一番話說得姚羽笑容滿面,看到這些高價對自己項鏈的不信任感也消失了。沒錯,那條項鏈可是她的得意之作呢,她想信會有人欣賞它的。

    果不其然,那條項鏈不愧是幫助姚羽得獎的作品,有位女士出了130萬,姚羽開心死了,這樣高的價錢也從側面反映出了她的設計遭人喜歡。這對于一個珠寶設計師來說再高興不過了。看到姚羽這么開心,司徒宇也為她高興。

    司徒宇伸手拿被子想要喝酒,卻忘了之前他已經喝完了。于是他招手叫來服務員要一杯酒,姚羽也很興奮,表示自己也要一杯。司徒宇想這只是一杯應該沒什么關系,于是就點頭同意了。

    遠處的關悅看到了司徒宇的動作,心想,機會來了。她走到那個服務員的餐桌旁要拿吃的東西。看那個服務員倒好了一杯酒,于是把自己的珍珠手鏈拉斷了,珍珠滾落一地。好在地上都鋪了地毯,珍珠只是四散開來,沒有蹦的更遠。

    關悅“哎呀”一聲,忙想蹲下撿珍珠,卻發現自己的裙子不方便。于是拜托旁邊的服務員幫她撿一下。服務員自然是義不容辭。于是在服務員撿珍珠的時候,關悅就不著痕跡的把一個藥片扔進了酒杯里。藥片迅速融化看不出痕跡來。

    隨后服務員撿完了珍珠交給關悅,隨后拿著兩塊蛋糕就走遠了,自覺已經萬無一失了,卻沒發現那個服務員又倒了一杯酒放在托盤上。

    看到服務員端著兩杯酒然后司徒宇和姚羽一人一杯,關悅看見了臉色微變。糟了,這下不知道是他們兩個哪個人喝了那杯加料的酒了。關悅臉上還帶著笑,心里卻很是著急。要是姚羽喝了不就為她做嫁衣了嗎?只可惜關悅再著急也沒用。

    沈鈺倒是看到了姚羽喝了那杯加料的酒,她也不著急,反正有司徒宇在。這回可不會像上次那樣了。

    關悅下的藥潛伏的時間較長,本來如果是司徒宇喝下去,她正好可以掐著時間去他房間,那時候晚宴都結束了。但是現在是姚羽喝了,這個結果嘛。

    姚羽并不知道自己喝的酒里被人下了藥,她只是認真的看著拍賣,偶爾和司徒宇說說話。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這個晚宴也到了盡頭。最后主辦方總結了一下拍賣的總金額,然后表示在酒店訂了房間,大家可以去休息了。

    姚羽在站起來的時候忍不住晃了一下,司徒宇趕緊扶住她,面帶擔憂,“你是不是有點醉了?”

    姚羽想了想,覺得不會啊,自己就喝了一杯。但是司徒宇可不管姚羽怎么想,伸手就扶住了她的腰。

    “咦,他是故意吃豆腐的吧。”沈鈺不滿了。

    司徒宇也不知道沈鈺的態度,他扶著姚羽走向了電梯,把她扶進了房間。在這路上,姚羽感覺自己越來越暈了,藥效發作了。

    司徒宇把姚羽扶進房間以后,看她皺著眉頭難受的樣子,自己也不自覺地皺起了眉。想想她可能是喝醉了,又打了內線電話要前臺送點解酒藥來。隨后他進了浴室準備用毛巾給姚羽擦擦臉。

    擦完臉之后姚羽好像清醒了一點,她握著司徒宇的手說,“司徒宇,我感覺我這個不是喝醉了,感覺和我第一次遇見你時的感覺差不多。我是不是中藥了?”

    司徒宇臉色一變,姚羽為什么會中藥?隨即他想到了什么,愧疚的對姚羽說:“對不起,這可能是沖我來的。只是被你拿走了那杯下了藥的酒。”是的,司徒宇已經知道是酒里下了藥,他心想,最好不要讓我知道是誰,否則……

    這時,酒店的服務員送解酒藥上來了。司徒宇開門接過藥,對姚羽說,“你吃一粒試試看吧,會不會好一點。”

    姚羽接過藥放進嘴巴里,又拿過司徒宇手里的水,一口氣將藥送了下去。十分鐘過去了,解酒藥一點效果都沒有,姚羽倒是慢慢的有了情動的跡象。“不能再等了。司徒宇,你,你……”

    姚羽突然說話了,語氣結結巴巴,但話里的意思卻讓司徒宇眼睛一亮。“姚羽,你,你愿意了嗎?”

    姚羽強忍著羞澀點了點頭。司徒宇頓時就上前了。被翻紅浪,巫山云 雨,一夜快活。

    沈鈺在看到姚羽說話的時候沈樓就自動的切斷了視頻,好在沈鈺也知道害羞,沒要求繼續看下去。但是前面都還好,突然看到這種實際的,還是和一個男的,沈鈺不免有些小臉紅。沈樓也看到了她耳根處的薄紅,知道她害羞了,在心里一笑,也不多說就回了她的識海。沈鈺這才感覺自在了一些。

    這種感覺就像你和一個男性友人在看電視劇,突然就上演了實際性的一幕,不管你們感情有多好,該臉紅的還是要臉紅。

    再說關悅,她在看到結束時司徒宇毫無異樣,姚羽卻好像有點醉了的樣子就知道不好,那杯酒鐵定是被姚羽給喝了。為了司徒宇不秋后算賬,她趕緊離開那個酒店,也顧不得外面已經半夜了。真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www.cmwzep.tw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新快3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