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網游動漫 生肖神紀 第156章 穴斗(五)

第156章 穴斗(五)

小說:生肖神紀| 作者:界游| 類別:網游動漫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cmwzep.tw,方便下次閱讀小說《生肖神紀》最新章節...
    深夜的江北大寧靜祥和,悠悠的還會有輕聲的朗誦從某個角落柔聲的響起。也會有情侶的依偎,散發著甜蜜的氣息。

    還有鴻鵠樓

    突兀的響起了一連串桌椅倒塌的聲音。

    也可能是桌椅砸向什么。

    偶爾也有怒罵聲傳來。更為驚悚的,是金屬碰撞的讓牙齒發酸的聲音砰砰作響。

    最后以一聲好似雄獅搏斗,最后殺死入侵者的獅吼宣告結束。

    清晨的鴻鵠樓,白求安一瘸一拐的走到門口,滿臉堆笑的給學校醫務室的人開門。

    屋里大廳正中央,是一串用床單攤開在地上的家伙。

    “姐姐,給這幾個毛手毛腳的小伙子好好治治,太不小心了。沒事兒總要去挑戰自己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干什么!年輕氣盛!”

    白求安好像一位教導兒子們的老父親,可臉上的笑容藏不住的愈發燦爛。

    四個人哼唧唧的躺在地上,一個個落枕似得撇開白求安的方向。

    昨晚的內部戰爭,由一場五個人都蓄謀已久的深夜偷襲展開。兩方相同心思的家伙在走廊相遇隨即大打出手。

    然后不出意外的,從三打二變成了五個人的鴻鵠樓大混戰。

    鍋碗瓢盆桌椅板凳全都變成了五個人斗爭的工具。

    而最后的最后,白求安也記不得到底是四個手下敗將里哪一個人的“臨死反撲”。出現了以往混戰,總會出現的圍追白求安的追殺游戲。

    而早有準備習慣了這種模式的白求安,迎頭就是一記平底鍋拍暈了第一個。

    然后一直在戰斗里出工不出力的白求安以耐力優勢,用全盛姿態對敵三個傷殘人士。

    最終的結果嘛。

    躺在地上的都是兒子!

    “你們那個訓練營畢業的,這么皮?”

    穿著白大褂,身材極好的護士姐姐皺著眉頭,看著躺在地上的四個人一邊包扎治療一邊撇嘴。

    “紅磚。”

    白求安頗為得意,現在他走路都感覺輕飄飄的。

    好久都沒有感受過這種鶴立雞群的滋味了。

    想當年

    哦,他沒有當年。每次都是被一群人圍毆致“死”。

    “紅磚?!”

    護士聲調提了一下,然后小聲嘟囔道“難怪嘞,原來是那個地方出來的啊。”

    “怎么,姐姐知道我們紅磚?”

    白求安一臉興奮,他好像不止一次從別人嘴里聽過“原來是紅磚”類似這樣的話了。

    “當然,你們紅磚在我們后勤醫療這邊可是黑名單上的頭一號,還好今年你們紅磚算是閉營了。”

    白求安摸摸鼻子,頓時覺得有點尷尬。雖然他早有預感別人提紅磚必然不會是什么好事,但心里總還是有那么一點期待的。

    合著還真不是啊。

    護士姐姐似乎注意到了白求安一瞬間的失落,接著說“也不是說你們紅磚不好,是你們的那個理念太偏激了。”

    “偏激?”

    白求安一頭霧水。

    “你不覺得你們紅磚的訓練模式和理念很偏激嗎?”護士姐姐反問,聲音似乎激動了一些。

    “我”

    白求安愣了愣,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難道別的訓練營都不是這么練的嗎?”

    “當然不是!紅磚訓練營是十二殿第一批訓練營,一直保持的理念和訓練模式都是最開始的那種。”

    “以戰養戰、斗獸場策略、野性訓練這些都是極為原始而且偏激的方式方法。而且紅磚就算在最初的那批訓練營里,也都是最偏激的那一批。”

    說話的是謝釗,打斷了護士似乎更為情緒激動的話。

    選擇了一種淡然的口吻。

    悠哉的起床下樓,謝釗似乎昨晚也并沒有被鴻鵠樓里紛亂嘈雜的聲音給影響到睡眠質量。

    “你們總是給人添麻煩。”

    護士說完,就不再說話,安靜的給躺在地上的四個人治療包扎。

    謝釗從冰箱里拿了一杯牛奶和一個面包,然后跨過四個人的身體坐在餐桌上。

    繼續說“難道你不覺得紅磚的做法很過激嗎?”

    “習慣了。”

    白求安撓撓頭,他從進入十二殿開始接觸的就是紅磚這種訓練模式,訓練方式,還有潛移默化的理念。

    他都把這當成是理所應當,本就該如此的東西。

    然后突然有一個人跑過來跟他說這些都是偏激的、最原始的、被淘汰的

    說真的白求安其實還是沒什么太大感覺,唯一一點就是

    有點不太服氣。

    他覺得紅磚的這種訓練方式其實還蠻好的,他不太清楚其他訓練營究竟是個怎么個練法。

    就說虎爪,過來沒兩天不也是完全融入到他們之中了嗎?

    “虎爪”

    “虎爪和紅磚大差不差,不然也不會讓你們兩個訓練營合為一處。”

    謝釗提前說了白求安想問的。

    好,就算虎爪和他們差不多都是那種老派的訓練營。那白求安也沒見金房友的手下比自己強多少啊。

    白求安越想越不服氣,他們自己私底下說紅磚在外面的名聲肯定不好之類的云云可以。

    但這話真要讓別人當著他的面親口說出來,白求安很不高興。

    雖然護士說的很委婉,但白求安依舊能聽出來言語背后對于紅磚的怨言。

    那其他人呢?

    那些同為戰斗一線的其他訓練營畢業的家伙也是這么想的嗎?看不起紅磚所謂的野蠻落后的訓練方式?

    無論是在紅磚一同訓練,一同挨打的戰友還是整天沒事找茬的監督員。

    還有那個迎著神侍拉著板凳,看著死人面不改色和他們嗑瓜子聊天打屁的孫勝利。

    白求安都不喜歡

    但也輪不到別人說他們不好。

    “我們會證明的,就算他們不會,我也會的。”

    白求安賭氣似得說著,在某些方面,他還是有著符合他這個年紀應有的幼稚和單純。

    “但我相信,我們會狠狠地證明。”

    謝釗吃完了最后一口面包,然后把手指放在嘴里嘬了嘬。這才起身走到白求安身邊安慰似得拍了拍肩膀。

    “加油,好好學習我去上班了。”

    “好。”

    白求安坐在凳子上,再看著眼前認真工作的護士姐姐。

    哼,其實也沒有那么漂亮嘛。(www.cmwzep.tw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新快3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