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武俠修真 仙路春秋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進與不進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進與不進

小說:仙路春秋| 作者:高慕遙| 類別:武俠修真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cmwzep.tw,方便下次閱讀小說《仙路春秋》最新章節...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并加關注,給《仙路春秋》更多支持!

    星空之中,因為仙界的重開,引發出了巨大的轟動,而葉白,或許注定要錯過這一次的仙界重開。【全文字閱讀】

    也或許錯過的人,不只葉白,還有很多很多。

    機緣稍縱即逝,仙界在經過這一次的洗劫之后,還留下多少機緣給后人,誰也不知道。但早進的修士,一定更占便宜,這個道理,絕不會錯。

    這其中,當然也包括黃泉界的修士。

    在黃泉世界的某一處宮殿外,大門正緊閉著。

    大門之外,一個身外籠罩著灰黑色霧氣的老者模樣的鬼修,飛掠而來,靠近之后,此老站定身體,朝門上打入一道指風。

    籠罩在門上的灰色的禁制之氣,吞吐如蛇,令人毛骨悚然,過了好一會之后,才緩緩散去。

    “何事?”

    大門未開,聲音傳來。

    是個青年男子的聲音,硬朗中帶著高高在上的威嚴,威嚴中又透出濃重的不悅。

    “稟告少主,仙界重開了,主人讓你進入黃泉界,尋找機緣!”

    老者低垂著頭顱,恭恭敬敬說道。

    話音落下,門后被稱為少主的修士,許久沒有回答。

    老者默然等待。

    “你去告訴老師,我的修煉,正到了關鍵時候,這一次的仙界重開,我不去了,留到下一次吧。我的修為,低下的很,想必也不能幫老師尋到什么機緣。”

    門后修士的聲音,再次傳來的時候,已經變的平靜異常,仿佛對方的心。是沒有一絲波瀾的湖面一樣。

    “主人說了,必須去!”

    老者聞言,淡淡道了一聲。

    說完之后,此老拱了拱手,飄然而去。

    禁制之氣,很快就再次涌來,將大門緊緊封鎖。

    畫面掉轉!

    大殿之后,燈火飄搖。

    方圓數十丈,又空蕩蕩的大殿中。只有一張蒲團,和一個鬼修。

    鬼修沒有坐在蒲團上修煉,而是背負著雙手,站立在蒲團邊,神色異常復雜的看著大門的方向,是惶恐,是憎恨,是陰沉。是森冷。

    “老家伙,憑我一個離塵中期的修士。就算進了仙界,又能搶到什么機緣?你自己畏懼天道懲罰,不敢對我出手,就打算借別人的手,來把我殺了嗎?”

    鬼修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話到最后。一雙眼睛里,射出異常悲憤憤怒的芒彩。

    咯咯之聲傳來。

    此人雙拳緊握,仿佛是血肉之身一樣,發出咯咯之聲,似乎無法控制內心的情緒。喉嚨里傳出的聲音,有如受傷的野獸的嘶吼。

    此人,一襲白衣,英偉霸氣。

    ……

    有人不想進,不敢進,當然就有人發了瘋的想進,卻又進不去。

    在廣闊無邊的黃泉界的某座高山頂上,同樣有一個白衣青年,同樣在怒聲咆哮。

    “可惡,我還沒有得到封界牌,你竟然就開了,竟然就開了!”

    青年男子二十七八歲模樣,一身白色錦袍,身材修長挺拔,相貌英俊,這種英俊陽剛到了極點,不帶一點陰柔之氣,面部輪廓恢弘大氣,額頭上佩帶著一塊白色的寶玉,氣質尊貴而又威嚴。

    怒喝的時候,兩只眼睛里仿佛要噴出火來,面色陰沉如死,破壞了天生的出塵相貌。

    而在他的前方,赫然是一方與之前木無邪進入的同樣的空間裂縫,五顏六色的劍芒,從裂縫中激射而來。

    “厲山河,沒有封界牌,就早些滾蛋,不要擋著我們的路!”

    一道聲音,響起在白衣男子的腦海中。

    此人竟然是久違的厲山河?

    白衣男子一震醒來,目中精芒閃過,望向左側的天空里。

    只見兩道鬼修的身影,駕馭著一紅一藍兩道劍光,并肩而來。

    一人是個花衣老者,此老相貌,有些丑陋,禿頭散發,緲了一只眼睛,但另外一只眼睛里,卻射出明亮到異常的光芒,嘴角勾動出一個邪氣森森的笑意。

    另外一人,是個身材高大的藍袍青年男子,相貌也算英俊,但無論是長相還是風采,比起白衣男子都差了一些,不過境界卻是離塵后期。

    “厲山河,我看你還是早點趕回去找你的老師,說不定他的手里有封界牌,不過你最好跑快一點,十年時間,過的很快的。”

    藍袍男子聲音不咸不淡,看似似乎在提醒厲山河,但無論怎么聽,都透著一股譏誚之意,而此人看向厲山河的目光里,更是暗藏嫉恨。

    二人飛速靠近,無聲無息之間,已經散發出一股無形的力量,掃向厲山河。

    呼——

    厲山河只有離塵初期的境界,如何對抗得了兩個離塵后期修士的法力,直接被掃到了一邊,又倒退了數步,才定住身體。

    厲山河原本還是一副憤怒樣子,在二人到來之后,反而瞬間冷靜了下來,冷靜到異常,一雙虎目掃了二人幾眼之后,一眼不發,轉身而去。

    看似膽小而又狼狽,但落在花衣老者和藍袍男子眼里,卻是面色猛的凝了凝。

    “這個小子,倒是忍的住。”

    花衣老者邪笑著贊了一句。

    藍袍男子目光深邃道:“半道夭折,死過一次的天才,若是還不懂的忍辱偷生,那他就白死那一次了。可惜,若非他的老師非是尋常修士,我真的想現在就將他宰了,此子若是成長起來,必定非同小可。”

    殺意毫不掩飾。

    花衣老者嘿嘿一笑道:“莫要耽誤時間了,我們立刻進仙界。”

    “恩。”

    藍袍男子點了點頭,取出了封界牌。與老者一起,飛入空間裂縫之中。

    不提二人,回說厲山河,在飛去之后。眼底深處,漸漸浮現出濃烈的殺機,英俊的面孔,越發顯得陰沉起來。

    “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要進仙界!”

    厲山河在心中暗暗發誓。目光陰騭而又堅毅。

    ……

    黃泉界里,因為仙界重開的事情,在不少知情的修士中間,引起了極大的震動。

    但這一切,與葉白沒有關系,他依舊是在紫珠之中,瘋狂修煉著。

    在這樣的局面下,葉白除了修煉,也實在找不出什么其他事情做了。他的手里,仙石的數量,已經相當之多,尤其是在上一次進黑廟的時候,葉白又殺了不少的風族修士,繳獲了不少。

    即便送了一些給裘真,照葉白估計,剩下的依舊應該足夠修煉到離塵后期的境界。但想要沖擊到星空初期,恐怕仍舊有些不足。

    紫珠之中。沒有一點聲音。

    葉白盤坐在虛空里,閉目運轉北斗仙訣。

    他的身邊,是海量或白或灰的仙石,將他包裹了起來。

    而他的屁股底下,就是通天仙寶鴻紫蒲團。鴻紫蒲團表面,七彩光芒綻放。形成一個仿佛雞蛋一樣的光罩,將葉白的身軀完全包裹起來,又有一金一銀兩片破碎的晶芒,充斥了光罩中的每一個角落。

    呼!

    一陣龍卷風刮過般的呼嘯之聲,在葉白的身邊。永不停歇般的響起,葉白身外的海量仙石中蘊藏的仙元氣,仿佛受到了最強烈的召喚,以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滾滾涌來,被葉白的肉身吸收了進去,直入丹田之中。

    葉白之前,耽于種種牽掛,沒有時間專心修煉。

    如今卻在陰差陽錯之下,除了修煉,再無其他事情分心,當然,就算心中割舍不了,也別無他法。

    時間,和一塊塊仙石中蘊藏的仙元氣,一起流逝。

    這一日,葉白終于睜開雙眼,兩只虎目中流光溢彩,仿佛吸納進去的仙元氣,因為太多太快的緣故,還來不及進入丹田,從眼眶里流了出來一般,懾人之極。

    朝珠外看去,只見浮動在天火煮金爐空間里的紫珠,正被一縷縷紅色的氣流擊打著,左搖右晃。

    葉白目光閃了閃,一把站起,先是收了鴻紫蒲團,才出了紫珠。

    出了紫珠,是天火煮金爐的爐內空間。

    收起紫珠,葉白心念一動,頭頂上方的紅色空間里,仿佛被掀開了一個蓋子一般,一片白色射了下來。

    葉白身影一閃,騰空而起,便出了天火煮金爐。

    禁制之氣,在身外滾涌,他布置下的刀劍禁明顯被人觸動了。

    葉白這重重布置,相當巧妙,刀劍禁被觸動之后,禁制之氣就會攻擊禁制中央的天火煮金爐,天火煮金爐遭到攻擊之后,寶靈又會攻擊紫珠,這樣一來,在珠中的葉白,就會立刻有所感應。

    “青袍,有新的修士進入鏡淵了,咳——主人要你立刻去逮捕他們,只要鬼修,血肉修士,咳——是主人賞你的,隨你如何處置,咳咳——”

    葉白正要看看是誰打擾自己,一道蒼老沙啞的聲音,已經傳來。

    循著聲音看去,說話的修士,是個離塵中期境界,一頭花白頭發的鬼修,身材傴僂,應該是個老者,看不清楚模樣,因為此老一直低垂著頭顱,劇烈咳嗽著,仿佛重疾纏身一樣。

    此老站在刀劍禁之外,說完這一句,微微拱了拱手,再不發一言,便轉身朝遠處走去,身影幾閃之后,就消失在光鏡叢林之中。

    葉白收回目光,嘴角逸出一絲無奈的苦笑。

    這一天,終要到來。(小說《仙路春秋》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并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新快3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