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武俠修真 仙路春秋 第八百六十章 魔帝邪王

第八百六十章 魔帝邪王

小說:仙路春秋| 作者:高慕遙| 類別:武俠修真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cmwzep.tw,方便下次閱讀小說《仙路春秋》最新章節...
    連云魔宗,占地極廣,弟子近千,除了在廣場上迎戰眾人的,和七脈的精英弟子之外,還有極多散落在山中各處的外門弟子,以及一些守護重要地方,譬如藏經閣的修士。【全文字閱讀】

    季蒼茫為人謹慎,早就展開神識檢查過一遍,發現再無元嬰修士之后,就任由連云道宗的弟子去撕殺了。

    這些修士,均都沒有資格知道破開護山禁制光幕,直接逃走的手訣,因此想要逃跑,就只能從山門處逃出去。

    但山門處的臺階口,早已有一個光頭大漢守在那里,見沖來的修士太多,劉隕雙手一揮。

    數十道粗若人臂的銀色閃電,如同長矛一樣,從他粗大的手指間飛瀉出去。

    慘叫之聲,連成一片。

    砰砰——

    地上很快落了一層,焦碳樣的漆黑碎骨。

    數十個修士,瞬間隕落。

    “快跑!”

    后來的連云魔宗弟子,見到劉隕的手段,個個駭的心膽俱裂,哪里還敢再沖向山門,各個逃往隱蔽處躲藏去了。

    劉隕腳下,血流成河,一片猩紅。

    劉隕本就是殺人不眨眼的霸道修士,自然不會在意,邪笑了一聲,繼續守護。

    突然,厚重的腳步聲,從他身后的臺階下傳來,聲聲如鼓點一樣,敲在他的心臟上。

    劉隕目中精光一閃,猛然轉身,只見兩道人影,正從臺階下,步步走來。

    左邊一人,三十多歲模樣,身穿紫袍。腰扎蟒帶,身后披著一襲雪白色的披風,面孔方正,頭發只有寸長,一雙深目。狼顧鷹視,氣魄懾人之極。

    正是九幽魔宗的宗主,“魔帝”石無悔。

    右邊一人,是個身穿黑袍的白發老者,個子約有九尺,身材既高且瘦。一身寬大的長袍仿佛穿在竹竿上一樣,風吹過時,晃晃蕩蕩,走在臺階上時,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他的面上滿是皺紋,看起來已經相當蒼老。但氣息比起石無悔,只弱了幾絲,混身上下,邪氣隱隱,尤其是一雙深邃的三角眼睛里,不時溜過一縷縷紫色的電芒,冷酷而又邪異。

    此人就是四大魔派之一。邪王宗的當代宗主,“邪王”左遙。

    左遙和石無悔一樣,均是元嬰初期的修為。

    二人見到劉隕之后,目光一閃,交換了一記眼色,神色均有一些凝重,眼中更透出疑惑之色。

    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元嬰修士,顯然不在石無悔的意料之中,此人既然還能完好無損的站在這里,便說明紅花鬼母等人的形勢相當不妙。

    二人探開神識掃去。立刻便發現臺階之上的廣場上,已經伏尸一地,血流成河,遠處的山峰里,更是傳來聲聲慘叫之聲。不由心中一驚。

    不過二人均是一宗之主,又見慣了血腥,還不至于才見到一個和自己一樣境界的元嬰初期修士,和滿地的尸體,就嚇的不戰而逃。

    “閣下好高明的雷法,好大的威風,將我們四大魔派的弟子,隨意殺戮,未免太不將我們四大魔派放在眼里了!”

    石無悔目光與劉隕對視,步步登階,聲音深沉有力,仿佛充滿了要將對手震懾住的力量。

    可惜他找錯了對象,劉隕不知道已經見識過多少元嬰中后期的高手,更何況是石無悔這樣一個元嬰初期的修士,雖然石無悔身上,傳來厚重的上位者威壓,但比起葉白,甚至季蒼茫,都要差上太多。

    “閣下太小看我了,幾個小魔崽子,隨手就殺了,我還不至于要通過他們來耍威風,像閣下這種境界的,倒是勉強還能耍一耍。”

    劉隕看著石無悔,一臉譏笑之色。

    石無悔身為一宗之主,何曾受過這樣的羞辱,聞言之后,目中立刻寒芒暴閃。

    “石兄,此人氣息強橫,又是雷修,若我沒有猜錯,這個光頭,應該就是季蒼茫那個小子,這一次敢殺回來的最大依仗,石兄你領悟的無上神通,這一次恐怕要先讓這個光頭嘗一嘗了。”

    左遙怪笑著道了一聲,此老的聲音有些古怪,仿佛老嫗一般,陰陽怪氣。

    石無悔點頭同意,看著劉隕的目光里,殺意漸起。

    劉隕聽到二人的話,哈哈大笑,樂不可吱。

    來到這個破落的修真大陸之后,他突然發現自己變的厲害起來了,踏上陸地之后,還沒有遇到一個像樣的對手,現在竟有人說他是季蒼茫的最大倚仗。

    石無悔聽到劉隕的笑聲,心里生起一股強烈的厭惡與煩躁感覺,不知為何,自從進到連云魔宗的山門之后,他的情緒,就有些無法控制起來,這絕不是尋常的他,要知道他已經經歷了無數風浪。

    臺階越走越上,劉隕已經近在幾十丈外,看著石無悔的臉上,依舊是一副不屑的笑意。

    石無悔終于心頭火起,法訣一掐,七團紅到發紫的火焰,如同一群長著翅膀的妖魔一樣,在空中劃了一個弧度,直奔劉隕而去。

    細聽去,這些火焰在空中劃過的時候,還發出暴戾尖銳的鳴叫之聲,仿佛能夠攻擊對手的元神。

    劉隕哈哈一笑,根本不在意火妖的尖叫之聲,眼看火焰襲來,雙手猛的向前一按!

    他從葉白那里,得到過一整瓶的紫玉蜂蜜,又學了太上感應篇和第二元神之術,元神之強,早就達到了元嬰中期修士的水準,哪里會在乎這種層次的元神攻擊。

    滋滋聲響!

    劉隕雙手中,電流密布,交織成一副古怪的雷霆手套,朝著飛來的火焰妖魔,猛的拍出。

    啪啪啪——

    一連七掌,七團火焰如同遇到玄冰一般,瞬間被劉隕狂暴的雷霆元氣,拍成虛無!

    而借著這七掌之力,劉隕的魁梧身軀,則向后飄了出去,他已經察覺到,那幾道熟悉的氣息,正從身后的山中,飛掠而來,這里已經沒有他什么事情。

    劉隕已經奪舍過一次,修煉時間,比眾人還要長上一千多年,是個老江湖,自然明白什么場合該自己出手,什么場合不該自己出手。

    “有勞道兄了!”

    劉隕的身軀,還在伏尸遍地,血流成河的廣場上空,倒著向后掠去,季蒼茫的聲音,已經傳入耳中。

    “舉手之勞而已!”

    劉隕笑著道了一聲,他對季蒼茫尚算客氣。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的出來,季蒼茫的未來不可限量,貧瘠的藍海大陸,顯然留不住這樣的頂尖天才,日后回到穹天大陸,二人說不定還要再打些交道,況且他也絕不想令葉白為難。

    七道人影,貼著他的身邊掠過!

    季蒼茫,葉白,連夜雨,李冬陽,李酥娘,上官飛,虞文龍落在地上。

    七人長相各異,但風采卻均是出類拔萃,就連虞文龍,在收復了元墨峰之后,混身上下,也如開了鋒的寶劍一般,流露出高昂的自信之色。

    此時此刻,“魔帝”石無悔,和“邪王”左遙,也到了石階之上。

    二人見到一字排開的,如今的連云七子,立刻目瞪口呆,呆立當場!

    六個元嬰初期,一個半步元嬰?

    這還不算剛才那個強橫雷修!

    “邪王”左遙,天性自私涼薄,見到七人之后,頭皮一炸,立刻轉向石無悔,怒喝道:“道兄,這是怎么一回事?你的那些手下,是怎么辦事的?”

    石無悔此刻也是驚呆了,片刻之后,他強壓下震驚之色,目光一狠,冷冷喝道:“慌什么?才一千五百年的時間,他們就有這樣的境界,必定是靠著丹藥堆上來的,我才不信,他們能強到哪里!”

    因為葉白刻意收斂了不少氣息的緣故,石無悔尚未發覺他的法力之雄渾,遠遠超過眾人。

    眾人聽到石無悔的話,均都面露冷笑之色。

    季蒼茫目光掃過石無悔和左遙,最后落在石無悔的身上,面色冷峻,沉聲道:“閣下來遲了,你的爪牙都已經授首了,現在,該輪到你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新快3官网